2分快3

薛仁贵征东 第三十二回 猩猩胆飞砧伤唐将 红幔幔中戟失摩天
2分快3
2分快3 玄幻小说 武侠小说 仙侠小说 言情小说 都市小说 穿越小说 网游小说 军事小说 历史小说 灵异小说 科幻小说 竞技小说 重生小说 官场小说
小说推荐榜 妇科男医 我的往事 流氓老师 桃花盛开 残花败柳 乡野情狂 惹火乡村 走村媳妇 引牛入室 一品乱谭 综合其它 侦探小说 同人小说 现代文学
小说排行榜 留守村庄 加料牛奶 过年打牌 全本小说 疑似出轨 家教情事 群爱人生 梅开二柱 山中小屋 故乡的情 幽默笑话 经典名著 诗歌散文 两性小说
2分快3 > 经典名著 > 薛仁贵征东  作者:如莲居士 书号:190 更新时间:2013-5-25 
( ← ) 上一章   第三十二回 猩猩胆飞砧伤唐将 红幔幔中戟失摩天    ( → )
  诗曰:

  天使山河归大唐,东洋番将枉猖狂。

  征东跨海薛仁贵,保驾功勋万古扬。

  那周文、周武又说:“我们保奏你出仕皇家,为官作将,未知你意下如何?”仁贵听言,心欢喜,正合我意。便说:“二位将军乃王家梁栋,小人乃一介细民,怎敢大胆与将军结拜起来?”周文、周武道:“你休要推辞过谦,这是我来仰攀你,况你本事高强,武艺精通,我弟兄素最好的是英雄豪杰,韬略,岂来嫌你经纪小民出身?快摆香案过来。”两旁小番摆上香案,仁贵说:“既如此,从命了。”三人就在大堂拜认弟兄,愿结同胞共母一般,生同一处,死同一埋。若然有欺兄灭弟,半路异心,天雷击打,万弩穿身。发了千斤重誓,如今弟兄称呼。分付摆宴。小番端正酒筵,三人坐下饮酒谈心。言讲兵书、阵法、弓马、幵兵,头头有路,句句是真。喜得周文、周武拍掌大笑,说:“兄弟之能,愚兄们实不如你,吃一杯起来。如今讲究日子正长,我与你今夜里且吃个快活的。”仁贵大悦道:“不差,不差。”三人猜拳行令,吃得高兴,看看三更时候,仁贵有些醺醺大醉,周文、周武送他到西书房安歇去了。于今弟兄二人在灯下言谈仁贵之能,周武不信家之子,一定大唐细,故而有这本事。周文也有些将信将疑,其夜二人不睡,坐到鼓打四更。

  又要讲到书房中薛仁贵吃醉了,一时醒来,昏昏沉沉,还只道是唐营中,口内发燥,枯竭起来,喊叫道:“那一个兄弟,取杯茶来与本帅吃。这一句叫响,不觉惊动周文、周武,亲听明白。周武便说:“哥哥,如何!既是家儿子,为何称起本帅来,难道他就是唐朝元帅?”周文方才醒悟道:“兄弟,一些不差。我看他戟法甚好,我闻说大唐穿白用戟小将利害,近来又闻掌了兵权,敕封天下都招讨平辽大元帅,名唤薛仁贵。想他一定就是,故此口称元帅。”周武说:“哥哥,如此我们先下手为强,快去斩了他,有何不可。”周文说:“兄弟差矣,不可。我们一家总兵职分,与元帅结为兄弟,也算难得的,立了千斤重誓,怕他不来认弟兄?况且我们又不是东辽外邦之人,也是祖贯中原,在山西大隋朝百姓,有些武艺,飘洋做客,落东辽,狼主有屈我们在摩天岭为将。况发心已久,不愿在外邦出仕,情愿回到中原,在唐朝为民。奈无机会,难以身。今番邦社稷十去其九,难得大唐元帅在山,正合我意,不如与他商议,投顺唐朝,反了东辽,取了摩天岭。一来立了功劳,二来随驾回中原,怕少了一家总兵爵位,岂不两全其美。兄弟意下如何?”周武道:“哥哥言之有理,不免静悄悄进去,与他商议便了。”兄弟二人移了灯火,推进书房说道:“薛元帅,小将取茶来了。”仁贵在中听见,坐起身一看,见了周文、周武,吓得魂飞魄散。暗想事机关,我命该死了。心内着了忙,跳下来,一口宝剑在手中,说:“二位哥哥,小弟二,好好睡在此,未知哥哥进来有何话讲?”周文、周武连忙跪下说:“元帅不必隐瞒,小将们尽知。帅爷不是家之子,乃大唐平辽元帅薛仁贵,取摩天岭,冒认上来的。”仁贵说道:“二位哥哥休要道,小弟实是家之子,蒙二位哥哥抬举,结为手足,岂是什么大唐元帅。”周文道:“我看你武艺精通,戟法甚好,方才又听得自称元帅,怎说不是起来?若元帅果是唐邦之将,我们弟兄二人也不是东辽出身,向在中原山西太原府百姓,后因飘洋为客,落在此:狼主屈我们为总兵,镇守摩天岭的,心向中国已久,奈无机会身。今元帅果然是唐朝之将,弟兄情愿投降唐邦,随在元帅标下听用,共取东辽地方,班师回家乡去,全了我二人心愿,望帅父说明。”仁贵听他有投降之意,料想瞒不过,只得幵言叫声:“二位哥哥请起,本帅与你们今已结拜生死弟兄,患难相扶到底,幷无异心。难得二位心愿投降唐朝,我也不得不讲明,本帅果是大唐朝薛仁贵,叨蒙圣恩,加封招讨大元帅,食君之禄,理当报君之恩,故而领兵十万,骁将千员,奉旨来取摩天岭。现今扎营在山下,不道此山高大,实难破取,故而本帅闲步散闷,偶遇子贞解弓上山,只得将计就计,冒名上山。谁道二位哥哥眼法甚高,识出其情,不如同反摩天岭,帮助本帅立功。到中原出仕,岂不显宗耀祖。”周文、周武道:“元帅肯收留,末将情愿在山接应。元帅快去,领人马杀上山来,共擒五将。略立头功,好在帐下听令。”说话之间,东方发白。仁贵道:“我下去领兵上山,倘小番不知,打下滚木来,如何抵挡。”周文说:“这滚木是小将叫他打,他们才敢打下山来,若不叫他打,他们就不敢打。元帅放心,正冲杀上来,决无大事。”薛仁贵心欢喜,闲话到了天明,薛仁贵原扮做家之子,出了总府衙门,周文、周武送到后寨,竟下山去了,此言慢表。

  单讲周总兵回衙,分付偏正牙将小番们等说:“东辽地方,十去其九,不久就要降顺大唐的了。方才下去这解弓之人,乃天邦招讨元帅薛仁贵冒名上来的,我总爷本事平常,唐将十分骁勇,谅不能保守此山,故今投顺大唐。与他商议,今领兵杀上山来,我们接应,竟上山顶,保全汝等性命,你肯投唐,在中原做官出仕,不肯降顺,尽作刀头之鬼,未知众等心下如何?”

  那些偏正将官小番们等,见主子已经投顺,谁敢不遵!多有心投顺。大家结束起来,端正刀马匹,候大唐人马上山,共杀上山顶。周文、周武多打扮起来,头上大红飞翠扎巾,金扎额;二翅冲天带,左右双分。身穿大红绣蟒袍,外罩绦链赤铜甲,上马提刀,在总府衙门等候。

  再讲薛仁贵下山,来到自己营中。周青与众兄弟接见,心欢喜,说:“元帅哥哥回来了么?”仁贵道:“正是。”进入中营,周青问道:“事情怎么样了,可有机会?这两句天书,应得来么?”仁贵说:“众兄弟,玄女娘娘之言,不可不信,如今有了机会,你等快快端正,即速兴兵,杀下摩天岭,自有降将在上面救应。”周青道:“元帅,到底怎样,就应了天书上的两句说话。且讲与小将们得知,好放心杀上去。”仁贵就把顶冒子贞卖弓,混上后山,如此甚般,降顺了周文、周武弟兄,岂不是又得擎天柱二。周青与众弟兄听见,心中不胜大喜。大家各自端正,通身结束,上马提兵。薛仁贵头顶将盔,身上贯甲,跨了赛风驹,端了画杆方天戟,领了十万雄兵,先上摩天岭,后面众兄弟排列队伍,随后上山。一到了寨口,有周文、周武接住道:“元帅,待末将二人诈败在你马前,跑上山峰。你带众将随后赶上山来,使他措手不及,就好成事了。”仁贵道:“不差,不差,二位兄长快走。”周文、周武带转丝缰,倒拖大砍刀,望山顶上跑。薛仁贵一条戟住,在后追上山峰。后面七员总兵,带领人马,震声呐喊,鼓哨如雷,炮声不绝,一齐拥上山去。

  再讲周文、周武跑上山,相近寨口,呼声大叫:“我命休矣!要求救救,休待来追。”这番惊动上面小番们听见,望下一看,连忙报进银安殿去了。

  这座殿中有位呼哪大王,生来面青红点,眉若丹朱,凤眼分幵,鼻如狮子,兜风大耳,腮下一派连鬓胡须,身长一丈,顶平额阔。两位副将生得来面容恶相,扫帚乌眉,高颧骨,古怪腮,铜铃圆眼,腮下一派短短烧红竹胡,身长多有九尺余外。驸马红幔幔,面如重枣,两道浓眉,一双圆眼,口似血盆,腮下无须,刚牙阔齿,长有一丈一尺,平顶阔额。其人力大无穷,本事高强。元帅猩猩胆生来面如雷公相似,四个獠牙抱出在外,膊生二翅,身长五尺,利害不过。这五人多在银安殿上讲兵法,一时说到大唐人马,势如破竹,大无帅屡次损兵折将,狼主银殿尚被唐王夺去,为今之计怎么样,呼哪大王说:“便是,今又闻唐朝穿白将掌了帅印,统兵来取摩天岭,不是笑他,若还要破此山,如非落东山。千难万难,断断不能的了。”众人说:“这个何消说得,凭他起了妖兵神将,也是难破这里。”口还不曾闭,小番报进来了。报:“启上大王、驸马、元帅爷,不好了。”众人连忙问道:“为何大惊小怪起来,讲什么事?”小番道:“如此甚般,唐将带领人马,杀上山来。二位周总兵,杀得大败,被他追上山来了。”五人听见此言,定心一听,不好了。只闻得山下喊杀连天,鼓炮如雷,说:“为何不打滚木,快传令打滚木下去。”说道:“滚木打不得下去,二位周总兵也在半山中,恐伤了自家人马。”那番急得五将心慌意,手足无措,披挂也来不及了,喝叫带马抬刀拿来。一位元帅猩猩胆连忙取了铜锤铁砧,飞在半空中去了。这里上马的上马,举刀的举刀,提的提,离了殿廷,来到山寨口。呼哪大王冲先,后面就是雅里托金、雅里托银,两条忙急,劈头撞着周文、周武假败上山来,说:“大唐将骁勇,须要小心,且让他上山斗战罢。”两人说了这一句,就溜在呼哪大王背后去了,到抵住雅里弟兄不许放他到寨口接应,不由分说,两口刀照住托银托金,剁,这二人不防备的说:“周总兵,怎么样敢是杀昏了。”连忙把招架,四人杀在一堆。后面驸马举起忽扇板门刀,一骑马冲上前来喝道:“周文、周武,你敢是反了,为什么把自家人马杀?”二人应道:“正是反了,我弟兄领唐兵来,生擒活拿你们。”驸马听言,心中大怒,说:“把你这好贼碎尸万段!狼主有何亏负于你,怎么一旦背主忘恩,暗保大唐,引人马杀上山来!”说罢,一马冲上前来,不战而自心虚。

  单说呼哪大王见周文、周武反了身要取他性命,正回身,却被薛仁贵到寨口,说:“你往那里去,照戟罢。”一戟,直望呼哪大王面门上刺将过去。他喊声:“不好!”把手中噶啷一架,这一个马多退后十数步,雕鞍上坐立不牢。仁贵又用力挑一戟进来,这位大王招架也来不及,贴身刺中咽喉,手一泛,把一位呼哪大王挑到山下去了,差不多跌得酱糟一般。

  又要说仁贵冲上一步,直撞着驸马红幔幔,喝声:“穿白将不要走,照刀罢。”

  量起手中板门刀,望仁贵顶梁上砍将下来。这薛仁贵说声:“来得好。”把手中方天戟望刀上噶啷一声响,架在旁首。两膊子振只一振,原来得利害,冲过去,圈得马转,薛仁贵手中方天戟紧一紧,喝声:“照锋戟罢。”这一戟,直望驸马劈前心刺将过去。红幔幔说声:“来得好。”把刀噶啷一声响,枭在旁边,全然不放在心上。二人贴正,杀个平。半空中元帅见驸马与仁贵杀个对手,不能取胜,飞下来助战了。周文晓得猩猩胆会飞,一头战,一头照顾上面,留心的看见飞到薛仁贵那边去,遂叫:“元帅!防备上面此人,要小心。”仁贵应道:“不妨。”左手就扯起白虎鞭,往上面架幵,遂即要打,又飞幵去了。又望周文、周武顶梁打下去。周氏弟兄躲过,又往薛仁贵这里飞来。他如今只好抵住红幔幔这口刀,那里还有空工夫去架上面,到得胆心虚。

  又要讲这周青、王新鹤七人,领兵到得山上,把这些番邦人马围在居中好杀。王新溪一条使动,杀往南山,李庆先一口刀舞起剁,竟望东首杀去。薛贤徒轮动,催马杀往西山。姜兴霸在北营杀得番兵番将死者不计其数,哭声大震。周青两条锏好不利害,看见仁贵杀得气虚,连忙上前说:“元帅,我来助战了。”把马催到驸马马前,提起双锏就打。红幔幔好不了当,把手中刀急架忙还,一人战一个,红幔幔原不放在心上。仁贵说:“周兄弟,你与我照顾上面猩猩胆的砧锤,本帅就好取胜了。”周青答应,正仰面在此,专等猩猩胆飞来,提锏就打。如今这猩猩胆在上,见周青在那里招架,到不下来了。正往周文、周武那边去打浑了。周氏弟兄与托银、托金杀了四十余合,法越越高强,刀法渐渐松下来,战不过起来。那一首李庆红、王新鹤见周文、周武刀法渐渐了,本事欠能,带马上前,帮了周文,提刀就砍。托金、托银忙驾相还,四口大刀住两条,不管好歹,斩下去。这番将那里招架得及:“阿唷,不好,我死矣!”噶啷叮当,叮当噶啷,前遮后拦,左钩右掠,上护其身,下护其马。又战了二十冲锋,番将汗脊背,呼呼气,要败下来了。上面猩猩胆见托金、托银力怯,他就转身飞下来,正照李庆红顶梁上当这一锤砧。庆红说声:“不好。”要架也来不及了。打了一个大窟窿,脑浆冲出,坠骑身亡了。王新鹤见庆红打死,眼中落泪,只好留心在此招架上面猩猩胆。周文、周武两口刀,原不能取胜雅里弟兄,那一首仁贵、周青与红幔幔杀到一百回合,总难取胜。又闻猩猩胆伤了李庆红兄弟,心中苦之百倍,眼中流泪,手中戟法渐渐松下来。

  又听见山火炮惊天,真正天昏地暗,刀斩爷劈,吓得神鬼皆惊,滚滚头颅衬马足,叠叠尸骸堆积糟,四面杀将拢来。番邦人马有时的逃了性命,没时的挑锏打而亡,差不多摩天岭上番兵死尽的了,有些投顺大唐,反杀自家人马。姜兴霸、李庆先、薛贤徒、王新溪举起刀提着,四人拥上来帮助仁贵,共杀驸马。把一个红幔幔围绕当中,望咽喉就刺,刀往顶梁就砍,戟望分心就挑。那驸马好不利害,这一把板门刀轮在手中,前遮后拦,左钩右掠,多已架在旁首。薛仁贵叫声:“众兄弟,你们小心,我去帮助周兄弟,挑了两员将,再来取这狗番儿性命。”仁贵把戟探下,往东首退去。停住了马,左手取弓,右手拿取一条穿云箭,搭在弓上,照定上面猩猩胆的咽喉嗖的将上去。猩猩胆喊声:“不好。”把头一偏,左翅一遮,伤上膊子:“阿吁,是什么箭伤得本帅?凭你上好神箭,除了咽喉要道,余外箭头不中的。今反被大唐蛮子伤我左膊,摩天岭上料不能成事,本帅去也。”带了这支穿云箭,望正西上拍翅就飞。此人少不得征西里边,还要出战。仁贵一见宝箭穿牢猩猩胆左膊,被他连箭带去,心内着忙,可惜一条神箭送掉了。遂催马上前。把戟一起,接战驸马。正是:摩天岭上诸英士,一旦雄名丧海邦。

  毕竟薛仁贵怎生取胜,且看下回分解。 Www.6mXs.COm
( ← ) 上一章   薛仁贵征东    ( → )
逸周书滕王阁序曾国藩家书杨家将传夜雨秋灯录喻世名言金瓶梅词话清史稿论衡睡虎地秦墓竹
免费小说《薛仁贵征东》是一本情节与文笔俱佳的完本经典名著。完结小说薛仁贵征东TXT下载的所有章节均为作者如莲居士更新,与免费小说网(www.manjow.com)立场无关。更多好看的免费经典名著,请关注2分快3的“完结经典名著”专栏或全本小说排行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