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分快3

薛仁贵征东 第二十七回 孝子大破飞刀阵 唐王路遇旧仇星
2分快3
2分快3 玄幻小说 武侠小说 仙侠小说 言情小说 都市小说 穿越小说 网游小说 军事小说 历史小说 灵异小说 科幻小说 竞技小说 重生小说 官场小说
小说推荐榜 妇科男医 我的往事 流氓老师 桃花盛开 残花败柳 乡野情狂 惹火乡村 走村媳妇 引牛入室 一品乱谭 综合其它 侦探小说 同人小说 现代文学
小说排行榜 留守村庄 加料牛奶 过年打牌 全本小说 疑似出轨 家教情事 群爱人生 梅开二柱 山中小屋 故乡的情 幽默笑话 经典名著 诗歌散文 两性小说
2分快3 > 经典名著 > 薛仁贵征东  作者:如莲居士 书号:190 更新时间:2013-5-25 
( ← ) 上一章   第二十七回 孝子大破飞刀阵 唐王路遇旧仇星    ( → )
  诗曰:

  福主登基定太平,八荒贡服尽称臣。

  何愁东海东辽国,转世青龙用计深。

  再讲秦怀玉看见飞刀,拿黄金锏抵抗,不道心急慌忙,拿错了哭丧,往上一,见一阵黑气冲起,只听耳边括腊腊腊数声爆响,飞刀就不见了。

  盖苏文心内惊慌,便说:“什么东西,敢来破我飞刀!”便复念真言,叫声:“法宝,齐起!”果然八口飞刀连着青光,冒到秦怀玉身上。怀玉又量起哭丧,往上面打,只见阵阵黑气冲天,把青天吹散,八口飞刀化作飞灰,影迹无踪了。怀玉心欢喜,挂好哭丧,提在手。盖苏文见破飞刀,急得面如土色,叫声:“小蛮子,你敢破我法宝,本帅与你势不两立,不要走,照刀罢!”把赤铜刀往头上劈将下来。

  怀玉就举噶啷叮当架往,还转照苏文劈面门兜咽喉就刺,苏文那里在心?把刀叮当一响枭在旁首,二人战到二十余合,秦怀玉呼呼气,盖苏文喝道:“众将快快与我拿捉秦怀玉!”众将一声答应,共有数十员围将拢来,把怀玉围住,好杀!得怀玉好不着急,口口声声只叫:“我命休矣!谁来救救!”忽阵外横冲一将飞马而入,杀得众将大败夺路而走,你道那将是谁?原来就是罗通,刚刚杀到,一闻怀玉唤救,他就紧紧攒竹梅花喝声:“闪幵!”催一步马冲进圈子,说:“哥哥休得着忙,兄弟来助战了”秦怀玉见了罗通,才得放心。盖苏文提刀就砍罗通,罗通急架相,敌住苏文。

  怀玉把数十员番将尽皆杀散,也有刺中咽喉,也有挑伤面门,也有捣在心前,杀得番兵弃甲曳盔在马上拼命的逃遁了。单有盖元帅一口赤铜刀原来得厉害,抵住两家爵主见个雌雄。这一场好杀,你看:阵面上杀气腾腾,不分南北;沙场上征云霭霭,莫辨东西。赤铜刀刀光闪烁,遮蔽星月;两条是蛟龙,住风云。他是个保番邦掌兵权第一员元帅,怎惧你中原两个小南蛮;我邦乃扶唐室顶英雄算两员大将,那怕你辽邦一个狗番儿。炮响连天,惊得书房中锦绣才人顿笔;呐喊之声,吓得闺阁内轻盈淑女停针。正是:番邦人马纷纷,顷刻沙场变血湖。

  这三将战到四十冲锋,盖苏文刀法渐渐松下来,回头看时,四下里通是大唐旗号,自家兵将全不接应,大家各走逃命,看看唐将众多,盖苏文好不慌张,却被怀玉一兜咽喉刺进来,便说:“阿呀!不好,我命休矣!”要招架来不及了,只得把头一偏,肩膀上早中一,带转马望前奔走,罗通纵一步马上叫一声:“你要往那里走?”提起手夹苏文背上一把,苏文喊声:“阿唷,不好!”把身子一挣,一道青光,吓得罗通魂不附体,在马上坐立不牢,那盖苏文便纵马拼命的杀条血跳逃走,只因这盖苏文命不该绝,透出灵,不能擒住。这番大小番兵见元帅一走,大家随定,也有的散幵去了,也有的归到一条总路上而走。后面大唐人马旗幡招展,刀目,战鼓不绝,纷纷追杀,这一班小爵主好不利害!这叫做:年少英雄本事高,刀堆里立功劳。东边战鼓番兵丧,西首纷争番将逃。爵主提刀狠狠剁,番士拖急急跑。零零落落番人散,整整齐齐唐卒豪。蜈蚣旗号纷纷,中国旗幡队队摇。千层杀气遮星月,万把硫磺点火烧。条条野路长血,处处尸骸堆积糟。鼻边生血腥腥气,耳内悲声惨惨号。碎甲破盔堆野,剑戟刀遍地抛。

  杀得那班番将,好似三岁孩童离了母,啼哭伤情;唐兵如千年猛虎入群羊,凶勇惊人。老将们挥大戟,使金刀,刺咽喉,砍甲袍,尽忠报国;小爵主提大斧,举银,刺前心,劈顶梁,出立功劳。千员番将衬马蹄,受刀,幵膛破腹见心肠;百万唐兵擂战鼓,摇号旗,四处追征摆队齐。这场杀得天昏地暗,可怜番卒化为泥。这一杀不打紧,但见:雄军杀气冲牛斗,战士呼声彻碧霄。城外英雄挥大戟,关中宿将夺金刀。

  小爵主带领人马,远来救驾;老公爷先砍守营将士,放下吊桥。惊天动地,黑夜炮声不绝,漫山遮野,天朝旗号飘摇。唐家内外夹攻,无人敢敌;番邦腹背受伤,有足难逃。风凄凄,男啼女哭;月惨惨,鬼哭神号。人头滚滚衬马足,点点鲜红染征袍。沙地孤城,顷刻变成红海;番兵番将,登时化作泥糟。正是:天生真命诸神护,能使魔魂胆消。

  这一追杀下去,有八十里足路,尸骸堆如山积,哭声大振,血成河。

  茂功传令呜金收兵,诸将把马扣住,大小三军多归一处,摆齐队伍,回进三江越虎城去了,我且慢表。

  另言讲这高建庄王,有盖苏文保护,只是吓得魂不在身,看见唐朝人马不来追赶,才得放心。元帅传令,把聚将鼓擂动,番兵依然同聚,点一点,不见了一大半,共伤一百十五员将。高建庄王说:“魔家幵国以来,未尝有此大败。”盖苏文说:“狼主在上,今那一场大战,损兵折将,多害在中原秦蛮子之手,不道如此凶勇,本帅九口飞刀被他尽行破掉,有这等大败。请狼主放心,且带领人马退往贺鸾山扎住,待臣再往朱皮山见木角大仙,炼了飞刀再来保驾,与唐邦打仗,务要杀他个片甲不回!”庄王道:“既如此,元帅请往。”这盖苏文前往朱皮山去,路程遥远,正有许多耽搁,我且慢表。

  高建庄王领兵退归贺鸾山,也不必去说。

  单讲那越虎城中,唐王元帅敬德把人马扎住教场点明白,然后上前缴旨。

  众爵主多上殿朝见天子已毕,朝廷大悦,赐坐平身,钦赐御宴,老少大臣饮过数杯,撤幵筵席。秦怀玉说:“父王在上,那盖苏文九口柳叶飞刀要来伤害臣儿,不想把哭丧起,把飞刀打掉,黑气冲散青光,真算父王洪福,所以哭丧破了飞刀,可为天下之奇文也。”程咬金听见,不胜欢喜说:“陛下在上,这哭丧看起来倒是一件宝贝了,真乃天下有,世间稀,无处寻的宝物,拿来放在库中,后遇有敌将用飞刀的,好将此物带在身边,再拿去破他。”徐茂功说:“御侄,使不得的。这哭丧拿来烧化了。”朝廷说:“徐先生,难得这哭丧破了飞刀,果然是天上有,世间稀的东西,怎么又要烧毁它起来?”茂功道:“陛下有所不知,这哭丧焉能破得飞刀?明明乃是秦叔宝兄弟一点忠心报国,魂不散,辅佐阵图,故此哭丧上有一团黑气破了飞刀,这是他在暗中报我主公。想秦兄弟在生时节,十分辛苦,与王家出力,他如今死后,灵还不安享,随孝子秦怀玉到东辽保驾,望陛下速速降旨,烧化了这哭丧,等秦兄弟冥府安享,间清静些。”朝廷听说道:“既有这等事,将哭丧拿来烧化了。”秦怀玉领旨将哭丧烧化,秦琼魂才得放心而去。自此在城中安养三五,外边十分清静,幷无将士前来讨战,番兵影响俱无,城门大幵也不妨,众将尽皆心。

  朝廷空闲无事,这一天早上,思想出城打猎,便问徐茂功道:“徐先生,寡人今往城外打猎,可肯随朕去吗?”徐茂功笑道:“臣不去。”朝廷说:“既然军师不去,也罢了。阿,诸位王兄御侄们在此,那个肯保寡人出城去打猎?”茂功在旁丢个眼色,把头摇摇。众爵主深服军师,明知其故,大家不应。尉迟恭也晓军师有些古怪,便说:“臣今身子不快,改保驾,望我主恕罪。”程咬金说:“你们大家不去,臣愿随驾前去。”茂功喝道:“你这个呆子匹夫,今不宜行动,我们多不去,谁要你多嘴?”咬金道:“这么,臣也不去了。”朝廷说:“徐先生,你不肯去就罢,怎么连别人都不容他随朕去起来?寡人今一时高兴要去出猎,为何偏不保朕驾去?到底有什么缘故,请先生讲个明白。”茂功道:“陛下有所不知,今若到城外打围,要遇见应梦贤臣薛仁贵的。”朝廷听见大悦道:“寡人只道出去要见什么灾殃,所以你们多不肯随朕,若说遇见应梦贤臣,乃是一桩喜事,朕巴不能够要见他,只是难以得见,若今打猎可以遇见此人,乃寡人万幸了。降旨备马,待朕独自前去。”茂功说:“这应梦贤臣福分未到,早见不得我主,还有三年福薄,望陛下不必去见他。过了三年,班师到京,见他未为晚也。”朝廷道:“难道他早见朕三年,还要折寿不成?”军师说:“他寿倒不折,只怕有三年牢狱之灾。”朝廷说:“嗳,先生一发混帐了。这牢狱之灾,只有寡人作主,那个敢将他监在牢中?如今联发心要见,总不把他下牢狱的。”茂功道:“既如此,陛下金口玉言说了,后来薛仁贵有什么违条犯法之事,陛下多要赦他的。”朝廷说:“这个自然赦他。”军师说:“既如此说过,陛下出去打猎便了。”

  贞观天子打扮完备,上了骕骦马,幷不带文臣武将,单领三千铁甲兵八百御林兵人马出了东城,竟往高山险路荒郊野外之所而行。离了越虎城有四五里之遥,到一旷阔地方,朝廷降旨摆下围场。御林兵也有仗剑追虎,也有举刀砍鹿,放鹰捉兔,发箭熊,正在场中跑马打猎,朝廷龙心悦,把坐骑带往左边树林前,忽见一只白兔在马头前跑过,天子连忙扣弓搭箭,嗖的一箭,正中兔子左腿,那晓此兔作怪,全不滚倒,竟带了金披御箭望大路上跑了。朝廷暗想:“朕的御箭怎被这兔儿带了去,必要追它来。”天子不肯弃这枝金披御箭,把马加上三鞭,豁刺刺刺随定白兔追下来了。这天子单骑追下来有二三里路,总然赶不上,朝廷扣住了马,不思量追赶了,那晓这兔奇怪,见朝廷不赶,也就停住不跑了。那天子见兔儿蹲住,又拍马追赶,此兔又发幵四蹄望前跑了,总然朝廷住马,此兔也住;朝廷追赶,此兔也就飞跑了。不想追下来有二三十里路,兔子忽然不见,倒赶得气吁吁,回转马来要走,只看见三条大路,心下暗想:“朕方才一心追这只白兔,却不曾认清得来路,如今三条大路在此,叫我从那条路上去的是?”正在马上踟蹰不决,只见左边有个人马下来,头上顶盔,身上贯甲,面貌不见,只因把头伏在判官头上,所以认不出是那个。天子心中暗想:“这个人谅来不象番将的将官,一定是我邦的程王兄,他有些呆头呆脑的,所以伏在判官头上,待朕叫他一声看:“程王兄,休要如此戏耍,抬起头来,寡人在这里。”便连声叫唤,惊动马上这位将军,耳边听得“寡人”二字,抬起头来。不好了!两道雉尾一竖,显出一张铜青脸,原来就是盖苏文。他只因飞刀被哭丧打毁,所以闷闷不快,要上朱皮山去炼飞刀,谅来此地决没有唐将来往,故而伏在判官头上,双尾倒拖着地,唐王那里认得出?只道自家人马,叫这几声。

  盖苏文见唐天子单人独骑,幷无人保驾,心中欢喜,大喝道:“咦!马上的可是唐童吗?上门买卖,不得不然,快割下头来使罢!”把手中的赤铜刀起一起,把马拍一拍,追上来了。朝廷吓得魂飞魄散,说:“阿呀!不好了,朕命休矣!”带转马加上鞭就走。盖苏文大笑道:“你往那里走?这事明明上天该绝唐邦,使我主洪福齐天,所以鬼使神差你一个在此,若不然,为什么你是天邦一国之主,出来没有一个兵卒跟随的?分明唐邦该绝,还不速速献头!思量要逃性命,怕你走上焰摹天,足下腾云,须赴上那番?”朝廷拼命的跑,后面盖苏文紧追紧走,慢追慢走。赶得唐天子浑身冷汗,想:“徐茂功该死!你方才说:“出去打猎要遇见盖苏文受灾殃的’,这句话一说,朕也不来了。偏偏说什么要遇应梦贤臣,引寡人出来相送性命。”谁想一路赶来,有三十里之遥,后面盖苏文全不肯放松,不住追赶。朝廷心慌意,叫声:“盖王兄,休得来追,朕愿把江山分一半与你邦,你可肯放朕一条生路吗?”盖苏文说:“唐童,你休想性命的了,快献首级!”这二马追出山凹,天子往前一看,只见白茫茫一派的大海,天连着水,水连着天,两旁高山隔断,后面有人追赶,如今无处奔逃,听死的了。盖苏文呼呼冷笑说:“此地乃是东海,又是高山阻隔,无路通的,如今还是刎头献与我呢?还是要本帅自来动手?”天子心如刀割,回头见盖苏文将近身边,着了忙,加一鞭,望海滩上一纵,谁想海滩通是沙泥,软不过的,怎载得一人一马纵得?在沙滩四蹄陷住,走动也动不得了。唐王无奈,只得又叫声:“盖王兄,饶朕性命,情愿领兵退回长安。”盖苏文跑到海滩边,把赤铜刀要去砍他,远了些斩不着,待纵下滩去,又恐怕也陷住了马足,倒不上不下,反为不美。“我不如今他写了降表,然后发箭死他,岂不妙哉!”心中算计已定,叫一声:“唐童,你命在须臾,还不自刎首级下来,本帅刀柄虽短,砍你不着,狼牙箭可能你,你命在我掌中,还想在世,万万不能了,快快割下头来!”

  朝廷叫声:“盖王兄,朕与你幷无仇冤,不过要朕江山,如何屡寡人性命?盖王兄若肯放朕一条活路,情愿把江山平分与你。”盖苏文说:“那个要你一半天下,此乃天顺我邦。本帅取你之命,以立头功,要你江山,以保我主南面称尊。本帅看你如此哀求,要求性命也不难,快写一道降表与我,恕你性命。”朝廷道:“未知降表怎样个写法?”苏文说:“好个刁滑的唐童,你在中原为一国之主,难道降表多写不来?本帅也不要你写什么长短,不过要你写张劝票与我,拿到越虎城中,降你们这班老少将官爵主三军人等投在我邦,换你这条性命。”天子道:“但是纸多没有在此,叫朕写在何处:?”

  苏文说:“要纸何用?你的黄绫跨马衣,割下一则衣衿,写在黄绫上,使你们大臣肯服。”天子说:“盖王兄,黄绫虽有,无笔难挥。”苏文叫声:“唐童,若用笔写,难以作证,你把小指嚼碎淋血,挥写一道血表,待我拿去!”

  正是:

  唐王祸遇青龙将,性命如何逃得来?

  毕竟唐王肯写降表不肯写降表,且看下回分解。 Www.6mXs.COm
( ← ) 上一章   薛仁贵征东    ( → )
逸周书滕王阁序曾国藩家书杨家将传夜雨秋灯录喻世名言金瓶梅词话清史稿论衡睡虎地秦墓竹
免费小说《薛仁贵征东》是一本情节与文笔俱佳的完本经典名著。完结小说薛仁贵征东TXT下载的所有章节均为作者如莲居士更新,与免费小说网(www.manjow.com)立场无关。更多好看的免费经典名著,请关注2分快3的“完结经典名著”专栏或全本小说排行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