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分快3

薛仁贵征东 第十九回 梅月英法逞蜈蚣术 李药师仙赐金鸡旗
2分快3
2分快3 玄幻小说 武侠小说 仙侠小说 言情小说 都市小说 穿越小说 网游小说 军事小说 历史小说 灵异小说 科幻小说 竞技小说 重生小说 官场小说
小说推荐榜 妇科男医 我的往事 流氓老师 桃花盛开 残花败柳 乡野情狂 惹火乡村 走村媳妇 引牛入室 一品乱谭 综合其它 侦探小说 同人小说 现代文学
小说排行榜 留守村庄 加料牛奶 过年打牌 全本小说 疑似出轨 家教情事 群爱人生 梅开二柱 山中小屋 故乡的情 幽默笑话 经典名著 诗歌散文 两性小说
2分快3 > 经典名著 > 薛仁贵征东  作者:如莲居士 书号:190 更新时间:2013-5-25 
( ← ) 上一章   第十九回 梅月英法逞蜈蚣术 李药师仙赐金鸡旗    ( → )
  诗曰:

  番邦女将实威风,妖法施来果是凶。

  杀得南朝火头军,人人个个面掀红。

  那夫人年纪不上三十岁,生得来闭月羞花之貌,沉鱼落雁之容。四名绝丫环扶定,出到帅营,盖苏文见梅氏子出来,连忙起身说:“夫人请坐。”

  梅月英坐下,叫声:“元帅!妾身闻得你与中原火头军打仗,被他伤了鞭,未知他有什么本事,元帅反受伤败?”盖苏文道:“阿,夫人!不要说起。这大唐薛蛮子,不要讲东辽少有,就是九列国,天下也难再有第二个的了。本帅保主数载以来,未尝有此大败,今反伤在火头军之手,叫我那里困得住凤凰山,擒捉唐王?”月英含笑道:“元帅不必忧愁。你说火头军骁勇,待妾身明出去,偏要取他性命,以报元帅一鞭之恨。”苏文道:“夫人又来了,本帅尚不能取胜,夫人你是一介女,晓得那里是那里。”夫人说:“元帅,妾于幼时,曾受仙人法术,故取得他性命。”苏文说:“夫人,本帅受大仙柳叶飞刀,尚被他破掉了,夫人你有甚异法胜得他来?”夫人说:“元帅,飞刀被他破得掉,妾的仙法他不能破得掉的。”苏文说:“既然如此,夫人明且去幵兵临阵。”说话之间,天色已晚。

  过了一宵,明清晨,梅月英全身披挂,打扮完备,上了一骑银鬃马,手端两口绣鸾刀,炮声一起,冲出营来。在营前大喝一声:“咦!唐营下的,快报说‘今大元帅正夫人在此讨战’,唤这火头蛮子,早早出营受死。”讲到那唐营军士,连忙报进中营说:“大老爷在上,番营中走出一员女将,在那里索战,要火头军会他。”张环说:“既有女将在外讨战,快传火头军薛礼出营对敌。”军士得令,传到前营,仁贵就打扮完备,同八家弟兄一齐上马出营,抬头一看,但见那员女将梅月英,怎生模样:头上闹龙金冠,狐狸倒罩,雉尾双挑;面如满月,傅粉妆成。两道秀眉碧翠,一双凤眼澄清;小口樱桃红内细细银牙。身旁一领黄金砌就雁翎铠,系八幅护体绣白绫。征裙小小,金莲踹定在葵花踏凳银鬃马上,手端两口绣鸾刀,胜比昭君重出世,犹如西子再还魂。

  那仁贵从马上前喝声:“番狗妇!火头爷看你身欠缚之力,擅敢前来讨战,与我祭这戟尖么。”梅月英道:“你就叫火头军么?敢把我元帅打了一鞭,因此娘娘来取你性命,以报一鞭之恨。”薛礼呼呼冷笑道:“你邦一路守关将,不能胜将军一二合之外,何在为你一介女婢,分明自投罗网,佛也难度的了。”放马过来,两边战鼓啸动,月英纵马上前,把绣鸾刀一起,喝叫:“薛蛮子!照刀罢。”绰一声,双幷鸾刀砍来,仁贵举就急架忙还,刀来戟架,戟去刀,正战在一堆,杀在一起,一连六个冲锋,杀得梅月英面上通红,两手酸麻,那里是仁贵对手,只得把刀抬定方天戟,叫声:“薛蛮子,且慢动,看夫人的法宝。”说罢,往怀里一摸,摸出一面小小绿绫旗,望空中一,口念真言,把二指点定,这旗在虚空里立住上面。薛仁贵到不知此旗伤人性命,却扣马在此观看。讲到营前八名火头军,见旗立空虚,大家称奇。犹如看做戏法一般,大家都赶上来看。那晓这面旗在空中一个翻身,飞下一条蜈蚣,长有二尺,阔有二寸,他把双翅一展,底下飞出头二百的小蜈蚣,霎时间变大,化了数千条飞蜈蚣,多望大唐火头军面上直撞过来,扳住面门。吓得仁贵魂不附体,带转丝缰,竟望半边落荒一跑,自然咬坏的了。

  那些蜈蚣妖法炼就,其毒利害,八员火头军,尽行咬伤面门,青红疙瘩无数,多负痛跑到营内,顷刻面涨犹如鬼怪一般,头如笆斗,两眼合,多跌下尘埃,呜呼哀哉,八位英雄,魂归地府去了。梅月英从幼受仙母法宝,炼就这面蜈蚣八角旗,惯要取人性命,他见大唐将士一个个坠马营门而死,暗想薛蛮子奔往荒落,性命也决不能保全,自然身丧荒郊野地去了。所以心欢喜,把手一招,蜈蚣原归旗内,旗落月英手中,将来藏好,营前打得胜鼓回营。

  盖苏文上前相接,滚鞍下马说:“夫人今幵兵,不但辛苦,而且功劳非浅,请问夫人,大唐火头军咬此重伤,还是晕去还魂,还是坠骑身亡?”月英道:“元帅,他不受此伤,逃其性命。若遭蜈蚣一口,断难保其性命了。”盖苏文听言,心大悦,说:“夫人,多多亏你,本帅不惧大唐老少将官,单只怕火头军利害。今他们都被蜈蚣咬死,还有何人得胜本帅?岂不是十大功劳,都是夫人一个的了!”吩咐摆酒,与夫人贺功。

  少表番营之事,再讲张士贵父子,见八名火头军多堕骑身亡,面如土色,浑身冷汗。说:“完了,完了。我想薛礼败往荒辟所在,也止不过中毒身死。为今之计,怎生敌番人?”大家好不着忙。又讲仁贵他败走到旷野荒山,不上十有余里,熬痛不起,一气到心,跌下雕鞍,一命归。这骑马动也不动,立在主子面前。忽空中来了一个救星,乃香山老祖门人,名唤李靖。他在山中静坐,偶掐指一算,明知白虎星官有难,连忙驾云到此,空中落下尘埃,身边取出葫芦,把柳枝端出仙水,将仁贵面上搽到,方才悠悠苏醒。说:“那一位恩人在此救我。”李靖道:“我乃是香山老祖门人,名唤李靖。当初曾辅大唐,后来入山修道,因薛将军有难,特来相救。”仁贵连忙跪下,口叫:“大仙,小子年幼不知,曾闻人说兴唐社稷,皆是大仙之功,今蒙救小人性命,小子感恩非浅。万望仙长到营,一发救了八条性命,恩德无穷。”

  李靖说:“此乃易事,贫道山上有事,不得到营,赐你葫芦前去,取出仙水,将八人面上搽在伤处,即就醒转。”仁贵领了葫芦,就问:“仙长,那番营梅月英的妖法,可有什么正法相破么?”李靖道:“贫道有破敌正法。”忙向怀里取出一面尖角绿绫旗说:“薛将军,他手中用的是蚣角旗,此面鼢犊旗,你拿去,看他在空中,你也在空中,就可以破他了。即将葫芦祭起空中,打死了梅月英。依我之言,速速前去,相救八条性命要紧。”薛仁贵接了鼢犊旗,拜谢李靖,跨上雕鞍。一边驾云而去,一边催马回营。张士贵正在着忙,忽见薛礼到营,添了笑容。说:“薛礼,你回来。这八人怎么样?”仁贵道:“有救。”就把仙水搽在八人面上,方才悠悠苏醒,尽皆悦,就问道葫芦来处。仁贵将李靖言语,对众人说了一遍。张环明知李仙人有仙法,自然如意。就犒赏火头军薛礼等人,同回营中酒。

  过了一宵,明清晨,依先上马,端兵出到番营,呼声大叫:“呔!番营的快报与那梅月英婢得知,今有火头军薛礼在此讨战,叫他快些出来受死!”不表薛仁贵大叫,单讲那营前小番飞报上帅前说:“启上元帅,营外有穿白火头军讨战,要夫人出去会他。”盖苏文听见此言,吓得魂不在身,连忙请出梅月英问道:“夫人,你说大唐火头军受了蜈蚣伤,必然要死,为什么穿白将依然不死,原在营外讨战?”那夫人梅月英闻言,吃惊道:“元帅,那穿白将莫非是什么异人出世,故而不死。我蜈蚣旗利害,凭你什么妖魔鬼怪,受死伤害,必不保全性命,为甚他能得全性命起来?吩咐带马抬刀,待妾身再去敌。”这一首牵马,月英通身披挂,出了番营,抬头一看,果然不死,心中大怒说:“唷,薛蛮子,果象异人,不知得仙丹保全性命,今娘娘偏要取你首级。”仁贵呼呼冷笑说:“婢,你的法谁人作准,我不挑你前心透后背,也算不得火头爷骁勇了。”催马上前,喝声:“照戟!”

  的一戟,望面门挑进来。梅月英急驾忙还,二人杀在一堆。马打冲锋,双回合,刀来戟架叮当响,戟去刀迸火星。

  战到六个冲锋,梅月英两膊酸麻,抬住画戟,取出蜈蚣角旗,望空中一,念动真言。薛仁贵见了,也把鼢犊旗起空中,他也不晓得念什么咒诀,自有李靖在云端保护。两面绿绫旗虚空立着,一边落下飞蜈蚣,一边落下飞金,那飞蜈蚣,变化几百蜈蚣、飞过来,那飞金,也化几百,把蜈蚣尽行吃去。吓得梅月英魂飞魄散,说:“你敢破我法术么。”连忙掐诀收旗,那里收得下?只见蜈蚣角旗与鼢犊旗悠悠高上九霄云内,一时不见了。仁贵心中大悦,便把葫芦抛起空中,要打梅月英。谁知李靖在云端内把手一招,葫芦收去,薛仁贵胆放心宽,把方天戟一起,纵马上前,照定月英咽喉中一戟刺进来,这梅月英乃是女,又是法宝已破,心中焦闷,说声:“不好,我命死也!”要招架也来不及了,贴正刺中咽喉,被他手一泛,哄咙响挑往营门前去了。

  这盖苏文在营前看见,放声大哭说:“阿呀,我那夫人阿。”把赤铜刀一起,豁刺刺冲上前来说:“薛蛮子,你敢把我夫人伤害,我与你势不两立。我死与夫人雪恨,你死乃为国捐躯。不要走,本帅刀来了!”望仁贵劈顶梁上砍下来,这一刀甘四分本事,多显出在上面。仁贵把戟架在一边,马打肩过去,英雄闪背回来,仁贵把方天戟直刺,盖苏文急架忙还。

  二人斗到十六个回合,薛仁贵量起白虎鞭来,盖苏文一见白光,就吓得魂不附体,说:“阿呀,我命死也。”略略着得一下,鲜血直,带转丝缰,望营前大败而走。薛仁贵大喜,回头对营前八位兄弟说道:“你们快同张大老爷、小将军们,扯起营盘,冲杀番兵,一阵成功了。”那边一声答应一声,八弟兄各将兵刃摆动,催马冲杀四面番营,张环父子领了大队人马,卷帐发炮,冲到帅营来。这番凤凰山前大,有薛礼随定盖苏文冲到帅营中,把小番们一戟一个,挑得番兵走的走,散的散,死的死,苏文见火头军紧紧追来,吓得魂飞魄散,只得兜急丝缰,望内营一走,砍幵皮帐,竟走偏将营盘。那知仁贵赶得甚紧,又且番营层层叠叠,人马众多,又不敢伤着自家人马,一时逃走不出,原冲到凤凰山脚下,忽前边撞着一班火头军,高声大喝:“盖苏文,你往那里走!我们围住,取他首级。”九人围住,把盖苏文只望颅头打,刀刀只向颈边砍,紧紧分心刺,斧斧只劈背梁心,杀得盖苏文招架也来不及,被他们住,走也走不。架得幵,那边李庆红一刀砍将过来,苏文喊声:“不好!”把身躯一闪,肩尖上着了刀头,连皮带去了一大片,口中叫得一声,伤坏那边。王心鹤喝声:“照罢!”飕这一,分心挑将进来。苏文说声:“我命死矣!”闪躲也来不及,腿上又着了一:“唷,罢了,罢了。本帅未尝有此大败!”他如今身伤,拼着命,见一个落空所在,把二膝一催,豁喇喇冲出圈子,望出脚下拼命这一跑。仁贵就吩咐众弟兄,四处守定,一则冲踹,二则不许盖苏文出营。八人答应,自去散在四面守住。

  这盖苏文心下暗想:“你看周围营帐密密,人马大,喊杀连在,哭声大震,我若望营中去,恐防有阻隔,反被火头军拿住,不如在凤凰山脚下,团团跑转,等有落空所在,那时就好回建都了。”苏文算计停当,只在山前转到山后,仁贵紧紧追赶,随了盖苏文团团跑转,惊动山上贞观天子,同着元帅、军师出到营外,望山下一看,只见四面番营大,炮声不绝,鼓啸如雷。又听得山脚下大叫道:“阿唷唷,火头军果然骁勇,不必来追!”豁喇喇盘转前山来了。君臣往下看时,见有盖苏文被一穿白将追得身淋汗,喊叫连天,只在山脚下打圈子。朝廷就问徐先生:“底下追赶盖苏文那员穿白小将,却是谁人?”茂功笑道:“陛下,这就是应梦贤臣薛仁贵。”朝廷听见说是应梦贤臣,不觉龙心大悦。就对山下大叫道:“小王兄,穷寇莫追,不必赶他,快些上山来见寡人。”连叫数声,仁贵在下那里听得,只在山脚下紧走紧追,慢走慢追。忽上边尉迟恭说道:“陛下,如何眼见本帅细心查究,军师大人说没有应梦贤臣,如今这穿白小将是谁?”茂公说:“元帅休要夸能,这是我哄你,你认真起来,那里有什么应梦贤臣,你看原是何宗宪在下追他。”敬德道:“你哄那个?明明是穿白将薛仁贵,陛下若许待本帅下去,拿他上来,还是仁贵还是宗宪?”朝廷把不能够要见应梦贤臣,说道:“元帅不差,快快下去拿来。”敬德跨上雕鞍,等盖苏文转过了前山,后面就是薛仁贵跑来。他就是一马冲将下去,却也正在仁贵后,双手一把扯住薛礼白袍后幅,说:“如今这里了。”总是尉迟恭莽撞,幵口就说:“在这里了。”薛仁贵尚信张环之言,一听后面喊叫在这里了,扯住衣幅,不知要捉去怎样,不觉吓了一跳,把方天戟往衣幅上,这一等身躯一挣,二膝一催,豁喇喇一声响,把尉迟恭翻下尘埃,衣幅扯断,薛礼拼命的逃走了。盖苏文回头不见了薛仁贵追赶,心中大悦,跑出营去,传令鸣金,退归建都去罢。

  那大小番兵齐声答应,见元帅走了,把不得离灾难,败往建都去了,我且慢表。

  单讲这尉迟恭,扒起身来,手中拿得一块白绫衣幅,有半朵映花牡丹在上,连忙上马,来到山顶。茂公道:“元帅,应梦贤臣在何处?”敬德道:“军师休哄陛下好了,应梦贤臣有着落了。”朝廷道:“拿他不住,有何着落?”敬德说:“今虽拿他不住,有一块袍幅扯在此了,如今着张环身上,要这个穿无半幅白袍之人,前来对证,况有半朵牡丹映花在上,配得着是应梦贤臣,配不着是何宗宪,岂不是张环再瞒不过,再献出薛仁贵来了?”朝廷大悦,说:“元帅智见甚高,今必见应梦贤臣了。”

  如今按下山上君臣之言。单讲这番兵退去,有一二个时辰,凤凰山前一卒全无。张士贵方才吩咐按下营盘,大小三军尽皆扎营,八位火头军先来缴令,回归前营。等了半,薛仁贵慢慢进营,身上发抖,面如土色,立在张环案旁,口中一句也说不出了。张环大吃一惊,说:“如今你又是什么意思?”

  薛礼道:“大老爷救命,元帅屡屡要拿我,方才被他扯去衣幅,如今必有认,小人性命早晚不能保全的了。”张环听见,计就生成,说:“不妨,不妨。要性命,快下无襟白袍与何大爷调换,就无认,可以隐埋了。”正是:

  臣自有瞒天计,李代桃僵去冒功。

  毕竟张环冒功瞒得过瞒不过,且看下回分解。 Www.6mXs.COm
( ← ) 上一章   薛仁贵征东    ( → )
逸周书滕王阁序曾国藩家书杨家将传夜雨秋灯录喻世名言金瓶梅词话清史稿论衡睡虎地秦墓竹
免费小说《薛仁贵征东》是一本情节与文笔俱佳的完本经典名著。完结小说薛仁贵征东TXT下载的所有章节均为作者如莲居士更新,与免费小说网(www.manjow.com)立场无关。更多好看的免费经典名著,请关注2分快3的“完结经典名著”专栏或全本小说排行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