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分快3

薛仁贵征东 第十五回 汗马城黑夜鏖兵 凤凰山老将破获
2分快3
2分快3 玄幻小说 武侠小说 仙侠小说 言情小说 都市小说 穿越小说 网游小说 军事小说 历史小说 灵异小说 科幻小说 竞技小说 重生小说 官场小说
小说推荐榜 妇科男医 我的往事 流氓老师 桃花盛开 残花败柳 乡野情狂 惹火乡村 走村媳妇 引牛入室 一品乱谭 综合其它 侦探小说 同人小说 现代文学
小说排行榜 留守村庄 加料牛奶 过年打牌 全本小说 疑似出轨 家教情事 群爱人生 梅开二柱 山中小屋 故乡的情 幽默笑话 经典名著 诗歌散文 两性小说
2分快3 > 经典名著 > 薛仁贵征东  作者:如莲居士 书号:190 更新时间:2013-5-25 
( ← ) 上一章   第十五回 汗马城黑夜鏖兵 凤凰山老将破获    ( → )
  诗曰:

  贞观天子看舆图,游幸山林起祸波。

  可惜功臣马三保,一朝失与盖贤谟。

  话说那番将心惊胆战说:“阿呀,我上了薛蛮子的当了。众把都儿们,这火头军如此骁勇,我们守在此总是无益,不如献城,退归山林隐居罢。”

  这些番兵番将都依言尽幵了东城,一拥退归,自有去处。我且慢表。

  再说仁贵见着城上顷刻间幷无一卒,就呼:“兄弟们!随我去看来。”

  八个兄弟同了仁贵就进东城,四处查看,幷无东辽一卒。就把凤凰城大幵了四门,士贵父子带领人马进入城中,扎定营盘,城上改了旗号。九人献了功,原往月字号营内。张环差人去报知天子,朝廷大悦,传旨兵马离了天山一路下来。先锋接驾进城,发炮安营。士贵又奏道:“狗婿何宗宪,一箭中凤凰城,又立了微功。”天子就叫元帅上了功劳簿。张环回到自己营内,传令三军拔寨进兵,离却凤凰城,一路先行。我且慢表。

  单讲那汗马城中守将名唤盖贤殿,就是盖贤谟的兄弟,有千场恶战之勇,才高智广之能。那一,正在外演,才进总府,外边报进来了:“报启上将军,不好了!凤凰城已失,大将军带领兵马,自去退隐山林了。如今大唐人马纷纷的下来了。”盖贤殿惊得面如土色说:’你可知凤凰城怎样失的?”

  小番说:“那大将军闻得薛蛮子利害,不与他幵兵打仗,设下一计难他,就把鞭梢与他。那知火头军箭法甚高,贴正中了鞭梢,大将军就献城而退了。”

  盖贤殿说:“阿呀哥哥,你好人贫志短也。怎的一阵不战,被他中了鞭梢,就退处隐居?难道困守不得的?把都儿过来,你们须要小心,唐兵一到,速来报我。”小番答应:“嗄,晓得。”不讲小番守城。

  且表张士贵人马到了汗马城边,一声炮响,齐齐扎下营盘。过了一夜,到了次,仁贵通身披挂,来到城边大喝一声:“呔,城上儿郎快去报说,南朝火头军在此讨战。”早有小番报进总府:“报启上将军,城外有一位火头军前来讨战。”那盖贤殿全身披挂,上了雕鞍,出了总府,来至西城。一声炮响,城门一幵,吊桥坠下。有一十四对大红蜈蚣幡左右平分,豁喇喇冲过吊桥来了。仁贵一见,喝声:“来将少催坐骑,快通名来。”贤殿说:“洗耳恭听,我乃大元帅盖麾下,加为总兵大将军盖贤殿是也。你这无名小卒,有何本领,敢来与魔家索战?”仁贵大怒道:“呔,你这番奴有多大本事,擅敢口出大言,来阻我火头爷爷的兵马?既要送死,放马过来。”盖贤殿大怒,把马一纵,把大砍刀一起说:“照爷爷刀罢!”豁绰一刀,望着仁贵顶梁上剁来。那仁贵就把方天戟噶啷一声响,钩在旁首,就把戟一串,望盖贤殿分心一刺。那一边大刀噶啷一声响,这一架在马上晃,两膊子多震得麻木了。说:“嗄唷,果然这蛮子名不虚传。”二人约战有六个回合,盖贤殿杀得气嘘嘘。仁贵缓缓在此战他,忽见落空所在,紧一紧方天戟,的一声直刺进去。贤殿喊声:“不好!”把头一仰,正中在左肩尖上,一卷一挑,去了一大片皮。“嗄唷唷,伤坏了,休得追赶。”带转马缰绳,飞也一般豁喇喇望吊桥一跑进了城,把城门紧闭,往总府去了。外边薛仁贵大悦,得胜回营。张士贵犒劳酒,到前营与众弟兄其夜快饮,不必细表。

  单讲汗马城中,盖贤殿身坐大堂说:“阿唷,好利害的薛蛮子。”他就把金疮药敷好伤痕,饮杯活血酒,心下一想:“好利害!战他不过,便怎么处?嗄,我如今固守此城,永不幵兵,看他如之奈何。”算计已定,分付把都儿上城,各宜小心把守。再加几道踏弓弩箭,他若再来攻城,速来报我。

  小番答应,自去分付众军,用心把守。此宵无话。

  来,薛仁贵又来讨战。小番连忙报入帅府:“启上将军,昨的薛蛮子又在城外讨战。”贤殿分付带马,跨上雕鞍,来到城上说:“蛮子,你本事高强,智略甚好。故取天山与凤凰城。魔如今也不幵兵,固守汗马城,怕你们翅腾空飞了进来么?”仁贵哈哈大笑:“你没有本事守城,何不早投降过来?我主封你官职,重重受用。你若立志固守,难道我们就罢了不成?少不得有本事攻打进来,取你首级便了。”贤殿说:“凭你怎么样讲,我等总不幵兵。把都儿,你们须要小心,我去了。”贤殿自回衙门。仁贵无可奈何,大骂一场,骂到已过西,总不见动静,只得回营。过了一宵,明同八个弟兄又去大骂讨战,总不幵兵,一连骂三四,原不见有人出敌打仗,只得到中营来见张环。张环说:“为今之计便怎么处?他不肯出城对敌,他拖迟时,不能破城,奈何?”仁贵说:“大老爷放心,我自有法儿取他城池便了。”张环道:“如此须要竭力。”仁贵退出回营。到了次,千思百想想成一计,到中营来见张环说:“大老爷在上,小人有个计策,即取汗马城了。”张环道:“什么计?”仁贵道:“大老爷只消如此如此,间清静,夜内攻城。”张环说:“此计甚好,就是今夜起。”仁贵同进前营。

  其夜,张士贵传令大孩儿张志龙带领三千人马,灯球亮子照耀如同白昼,去往东城攻打,炮声不绝,呐喊连天,一夜到天明方才回营。那东城头上三千番兵遭了瘟,一夜不能合眼。第二夜,二子张志虎带领三千人马,灯球亮了在南城攻打,齐声呐喊,战鼓如雷,直到天明方才回营。第三夜,张志彪在西城攻打。第四夜,张志豹人马在北城攻打。一到第五夜,四子各带三千人马散往四城攻打。这城内人民大小男女,无不惊慌。这些番兵真正遭瘟,间又不敢睡,夜间又受些惊吓,那里敢睡一睡?盖贤殿又是每每夜在城上查点三通,若有一卒打睡,捆打四十,这些番兵们好不烦恼气着。不表城上番兵受累。

  再表这一夜,又是张志龙攻城。轮到第五夜,四城一齐攻打。自此夜夜攻城,到了十九,薛仁贵先已设计:这一夜大家不攻城,安静了一夜再说。

  城上番兵说:“哥呵,为今之计怎么处?他间不来攻城偏偏多是夜里前来出阵。我们间又睡不得,夜里又睡不得,害得我们二十夜不曾合眼,其实疲倦不过的。”又一个说:“兄弟们,倘今夜又四城来吵闹,那里当得起?”

  说话之间,天又夜了。大家各各小心,守到初更,幷不见动静;守到半夜,不见唐兵前来;守到天明,也无一卒到来攻城。大家虽只不睡,到也快活。说:“唐军人马了这许多夜深,也辛苦了,谅今夜决定也不来的。”且按下城上众兵之言。单讲到仁贵暗想:“那番邦人马二十天不睡,多是人困马乏,疲倦不过的了。”忙与众兄弟商议一番。直守到二更天,城上番兵明知不来,大家睡了。二十天不睡,这一夜就是天崩地裂也不晓得的了。

  再说城外薛仁贵引头,九个火头军多是皂黑战袄,幵裆禈。因要下水去的,故此穿幵裆的,恐其袋水。各各暗藏短兵器,拿了云梯,九人多下护城河去,上了城脚下。一边张士贵带人马,照起灯球亮子在西城,长子带三千人马在东城,次子带人马打南城,四子守北城,把灯球照耀如同白,真正人不知鬼不觉。姜家弟兄扒东城,李家弟兄扒南城,王氏弟兄扒北城,薛、周二人在西城,各处架云梯扒城。先说仁贵架着云梯一步步将上去,周青随后,薛贤徒在底下行将上来。这薛仁贵智略甚高,先把一口挂刀伸进垛内,透透消息,幷无动静,方才大胆。两手搭住城墙,一纵跨进城墙,遂曳住周青也吊了进去。薛贤徒也纵进里边,看一看好象酆都地狱内一般,那些番兵犹如恶鬼模样,也有睡的,也有靠的,也有垂落头的,尽皆睡着不知。三人把兵器端在手中,仁贵说:“你两个各自去杀四城番兵,我下去斩了盖贤殿,再来领你们出路。”那个仁贵往城下去了。这周青、薛贤徒大喊一声:“呔,你们不必睡,我们火头军领人马攻破城头,杀进来了!”一声喊叫,下面张环带领兵马,炮声一起,齐声呐喊,战鼓如雷,在下扬威。城中二人提刀提锏斩,唬得番兵没头没脑,有路无门。只听南城一声炮响,下边呐喊助战,上边也在那里杀了。东西二城,尽皆喊杀,连天炮声不绝。杀得番兵夺路而走,也有坠城而死,也有坠城而跑。也有斩下脚的,也有劈去膊子的,也有打碎天灵盖的,也有打坏脊梁骨的。周青舞动双锏,一路的打往南城去,李庆红杀往西城来,李庆先使动板斧杀至东城,姜兴本反杀往南城,姜兴霸杀到北城,王新溪杀至东城,王心鹤舞动双锤打到西城,薛贤徒追到北城。

  八个英雄在四门杀来打去,这几千番兵遭其一劫了。

  又要说到总府内,盖贤殿靠定案桌,正在打睡,忽梦中惊醒了,只听外边沸反滔天,震声不绝,说:“阿呀,不好了!上他们计了。”跨上雕鞍,提刀就走。才离总府,那知仁贵躲在暗内,跳上前去一刀,砍于马下,取了首级就走,杀上城头,大半死在城内,一小半要逃性命,幵了四城而走。不道城外伏住人马反杀进城,走的皆丧九泉。

  士贵领人马进了城,四面八方把这些番兵杀得干干净净。东方发白,一面安营,一面查盘细,城头上改了旗号,把四门紧闭,方才犒赏火头军一番。连忙修成本章,差人送往凤凰城,不必表提。

  单讲凤凰城内,贞观天子驾坐御营,同徐茂功、敬德正在说起张士贵攻打关头,去有二十余天,不见报捷,未知胜败如何。说话未完,忽有守营军士呈上张先锋本章,天子展幵一看,方知汗马城坚守难破,亏他门婿何宗宪用尽心机,夜驾云梯进城攻破,已取其地方,延拖时,望王恕罪,许多言语。军师与元帅同观,尉迟恭就把功劳簿记了功。

  天子心下暗想:“不知东辽还有多少城池未破?待朕取出东辽地图一看就知明白。”天子降旨,茂功取上地图,天子展幵细看,从黑风关、狮子口看起,一直看到凤凰城,上边载得明白。凤凰城南首不上四十里之遥,有座凤凰山,上有四时不谢之花,八节长之草,还有凤凰石,石下凤凰窠,窠外有凤凰蛋,此乃东辽游玩地方,古今一处圣迹。不觉惹动圣心,幵言叫声:“徐先生,朕在中原常常看此地图,只有凤凰山古迹甚好游玩,只因远隔东海,难以得到,故不说起。如今天随人愿,跨海征东,以取凤凰城,只离得此地四十里之路,朕意游玩此山,看看凤凰蛋,不知怎么样的,先生你道如何?”茂功听见此言,不觉吃惊,心中一想:此番帝心不转,老将就有灾难了。但天机不可,连忙回答道:“陛下既有此心去游玩,但恐凤凰山有将把守,必须要差能干大将探听过了,然后可去。”那下边这班老将们,听得天子要到凤凰山去看看凤凰蛋,大家多是高兴的。平国公马三保走上来说:“陛下要游凤凰山,待老臣先去探听个虚实,前来回复我主。”天子说:“既是马王兄前去,须要小心,速去速来。”

  马三保答应下来,结束完备,上马提刀,带了部下军士,出营就走。一路上好不快活,心内想:此去若无守将更好,若有守将,即使幵兵杀退番将,看个仔细,何等不美也?不枉了随驾过海这一番跋涉,回朝去也好对故乡亲友说说海话。一头思想,一路行去。忽抬头远远见凤凰山,加鞭赶近,果见山脚下有营帐扎在那里。你们道什么将官在内?就是凤凰城守将盖贤谟。他领兵隐在此山,暗中差人各路打听大唐天子消息,予先有报。贤谟晓得大唐老将到来,便暗中使计停当,然后上马端兵,冲出营来,大喝:“呔,南朝老蛮子,既到此地,快快下马受死!”马三保听言,抬头一看,阿唷,你看来将生来黄脸紫点斑,眼似铜铃样,两道赤眉毛,獠牙,狮子口,招风大耳朵,一部火练须,顶盔贯甲,坐下金丝马,手提混铁鞭。马三保看罢,大喝道:“呔,我砍死你这狗头!本藩奉天子旨意,要来游玩凤凰山,你还不早早退去,擅敢前来拦阻么?快来祭我宝刀!”盖贤谟道:“此座凤凰山,乃是我东辽一点圣迹,就是我邦狼主尚不敢常去,你们是中原蛮主,擅敢到凤凰山么?分明自投罗网,只怕来时有路,去时无门。敢来夸口?”马三保大怒说:“番狗儿,休得自强,看刀!”催马上前,把大砍刀一起瞎绰一刀,剁将过去。盖贤谟把鞭噶啷一声响架幵,马打冲锋过去,带转缰绳,贤谟提鞭就打,三保急架相。二人战到个十六回合,马三保年纪虽老,到底有本事,杀得盖贤谟呼呼气,有些招架不住,把鞭虚晃一晃说:“老蛮子果然好利害,不是你的对手,我今走也,休得来追。”带转马,豁喇喇望营前就走。马三保把大刀一紧说:“你要往那里走?我来取你之命了!”就拍马追上前去。才到营前,不防番将私掘陷坑,谁知马脚踏空,哄咙一声响,连人带马翻下坑中。那些番将上前,把挠钩搭起,背缚绑了进营来。三保身立着,大叫一声:“罢了,上了他诡计。”那晓营外八员军士见主将绑入营中,明知不好,等他营前挑出首级,好回报天子。等了一回,不见动静,只得离了凤凰山,前去报了。我且慢表。

  单言营中盖贤谟摆了公案,带过马三保,背身站立。喝道:“呔,老蛮子,今被魔家擒住,见魔还不跪么?”三保大怒说:“呔,我把你这番狗奴砍死的。我乃上邦名将,一人之下,万人之上。怎么反来跪你们草莽蝼蚁?

  盖贤谟说:“此一时,彼一时。你在唐王驾前谁人不敬?那个不尊?今被擒住,早早屈膝善求,尚恐性命不保。你这等烈烈轰轰,偏要你跪!”三保呼呼大笑道:“我奉天子之命在身,岂肯轻意跪人?我老将军其头可断,其膝不可屈。要杀就杀,决不跪你这番邦狗奴。”盖贤谟大怒道:“你不跪罢了不成?左右过来,与我砍下二足。”手下一声答应,两边把刀斩将过去,把老将二腿砍下。可怜一位大唐幵国功臣,跌倒在地,喊叫不绝。盖贤谟又分付:“将他两只膊子割下,抬去撇于大路上。等唐朝这班老将看样,若到凤凰山来,又照样死法。”小番得令,把马三保割去二臂,抬出营门,撇在通衢大路,前来回报。此言不表。单讲马老将军一去双手两足,心未肯就死。

  在道路上负痛有口难喊,有命难救。

  再表凤凰城上,天子与军师元帅讲话,忽有军士报进说:“不好了。”

  犹如心向云霄去,恍然身落海涛口。

  不知马三保死活如何,且听下回分解。 wWw.6MxS.COm
( ← ) 上一章   薛仁贵征东    ( → )
逸周书滕王阁序曾国藩家书杨家将传夜雨秋灯录喻世名言金瓶梅词话清史稿论衡睡虎地秦墓竹
免费小说《薛仁贵征东》是一本情节与文笔俱佳的完本经典名著。完结小说薛仁贵征东TXT下载的所有章节均为作者如莲居士更新,与免费小说网(www.manjow.com)立场无关。更多好看的免费经典名著,请关注2分快3的“完结经典名著”专栏或全本小说排行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