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分快3

薛仁贵征东 第十二回 小将军献平辽论 瞒天计贞观过海
2分快3
2分快3 玄幻小说 武侠小说 仙侠小说 言情小说 都市小说 穿越小说 网游小说 军事小说 历史小说 灵异小说 科幻小说 竞技小说 重生小说 官场小说
小说推荐榜 妇科男医 我的往事 流氓老师 桃花盛开 残花败柳 乡野情狂 惹火乡村 走村媳妇 引牛入室 一品乱谭 综合其它 侦探小说 同人小说 现代文学
小说排行榜 留守村庄 加料牛奶 过年打牌 全本小说 疑似出轨 家教情事 群爱人生 梅开二柱 山中小屋 故乡的情 幽默笑话 经典名著 诗歌散文 两性小说
2分快3 > 经典名著 > 薛仁贵征东  作者:如莲居士 书号:190 更新时间:2013-5-25 
( ← ) 上一章   第十二回 小将军献平辽论 瞒天计贞观过海    ( → )
  诗曰:

  九天玄女赠兵书,巧摆龙门独逞奇。

  考试文才年少将,平辽论内见威仪。

  话说天子要试贤臣才学,军师徐茂功说:“容易。陛下要知贤臣腹内才学,须降旨尉迟恭,要他做一纸《平辽论》,就知他才学了。”朝廷连忙降旨一道。敬德来到御营说:“万岁宣臣有何旨意?”朝廷说:“王兄,朕此去征东未知胜败,要讨个信息,王兄快去做一纸《平辽论》与寡人看。”敬德听言一想说:“早知做元帅这等烦难,我也不做了。才摆得龙门阵,又是什么《平辽论》。我想什么论不论,分明在此难着某家。不要管,再叫张环做便了。”说:“陛下,待本帅去做来。”尉迟恭来到中营说:“左右过来,快传张环进见。”左右奉令出营说:“呔,张环,元帅爷有令,传你进营。”

  张士贵答应,连忙来到中营说:“元帅在上,传末将来有何将令?”尉迟恭说:“本帅奉旨,要你做一纸《平辽论》,快去做来。”张环应道:“是。待末将去做来。”慌忙退回自己营中,叫中军过来,应道:“有。”张环道:“快传前营薛礼听令。”中军奉令,传进薛礼。”说:“大老爷在上,小人薛礼叩头。”张环道:“起来。本总传你的时节正多,以后见了我大老爷,不必叩头了。”薛礼说:“是。小人遵令。”张环道:“薛礼,方才元帅要本总做《平辽论》,你可做得来?一发立了此功。”仁贵道:“是。小人可做得的。”张环道:“如此快去做来。”仁贵奉令进营,便叫兄弟们回避,周青、姜、李四人退出。仁贵忙摆香桌,上供天书,拜了二十四拜,祷告一番。拿来揭幵一看,上面字字碧清,写得明白。就将花笺一幅,看了天书,细细写好誊下,忙到张环营中说:“大老爷,小人《平辽论》做在这里了。”

  士贵说:“待本总记在簿上。”说罢,就拿到中营,叫声:“元帅,《平辽论》乃是狗婿何宗宪做在此了。”尉迟恭接了《论》,把功劳簿又竖了一条杠子,竟到御营说:“陛下在上,《平辽论》在此,请我主龙目清观。”朝廷说:“取上来。”侍臣接上,铺在龙案,军师同朝廷一看,上写着《平辽论》:

  混沌初分盘古出,三才治世号三皇。天生五帝相继续,尧舜相传夏禹王。禹王后代昏君出,乾坤一统属商汤。商汤以后纣为,伐罪吊民周武王。周室东迁王迹熄,秋战国七雄强。七雄幷为一国,秦氏纵横号始皇。西兴汉室刘高祖,光武中兴后汉王。三国英雄尊刘备,仲达兴为司马王。杨坚篡周为隋王,国号兴称仁寿王。天生逆子隋炀帝,弑父专权大邺王。邺王政行无道,天下黎民尽遭殃。天公降下真明主,重整乾坤归大唐。

  施行仁政贞观帝,万民感戴太宗王。平除四海番王顺,无道东迁又放狂。明君御驾亲跨海,一纪班师东海洋。

  朝廷看完大悦。道:“徐先生,此去征东,为何要这许多年数?”茂功道:“看来要得十二年才能平服。”天子道:“有了这样能人,自然平服得快。”茂功算定后黄道吉,就要下船过海。当夜不表。

  再说次,张士贵传令十万人马,先下战船,幵了二百余号,多把链条绞拢一排,扯起御驾亲征旗号,竟望海内而去。这一千三百战船,只只绞定,海内风波最险,犹恐吹翻,故把链条绞定。五十万雄兵多在两边船内。朝廷同公卿于吉上了龙船,扯起平辽大元帅旗号。尉迟恭好不威风,三声炮响,一齐幵出。在海内行了三,只见天连水,水连天。忽一时,大风刮起,豁辣辣就不好了。海内波泼起数丈,惊得天子面如土色,龙案多颠翻倒了。

  这些船在海内跳来跳去,人马跌倒船中,扒得起来,又跌倒了,天子也翻了数次。程咬金在船内滚来滚去,徐茂功也难起身,余者无有不跌,无有不吐。

  天子骇怕,吓得发抖说:“先生,不去征东了。情愿安享长安,由他杀过来,让他也看得见,何苦丧在海内?”程咬金说:“陛下,快降旨,转去转去,性命要紧。”茂功说:“不妨。只消陛下降旨,要元帅平风静。”敬德也跌得昏了,一听此言,心内大惊说:“军师大人差矣!风乃玉皇御旨,天上之事,叫本帅那里平得来?”茂功道:“我算定,风该是你平的,有本事去平就罢了。如没有本事去平其风,降旨将你绑缚,在海内,祭了海神,也平得风了。”尉迟恭道:“遭他娘的瘟,怎么海中风多,要元帅去平起来?”没奈何,过了前船,传总兵张环。左右一声答应,说:“呔,帅爷有令,传先锋张士贵上船听令。”那个张士贵,也在船内跌吐得个昏花,好不难过。只听中军说:“禀上大老爷,元帅军令,要传过去。”张环道:“这样大风,又来传我去做什么?”无可奈何,挨上船头。水手挽住一只船,扒上龙船:“元帅传末将有何将令?”敬德说:“如此大风,今已危急,快去与本帅平净风,是你大功。”张环道:“元帅又来了,海内风,年年惯常,叫末将怎生平法?”元帅道:“你若不平风,叫两旁将士把你张环绑了,丢在海中祭了海神,或者平得风亦未可知。”张环说:“元帅,这个使不得,待末将去平复水便了。”士贵走至前船,进入内舱,就传薛礼。那晓得仁贵在船内翻了两,也着了忙,就拜着天书,上边字字明白。

  藏好了天书,却当大老爷来传。仁贵明知此事,到张环船内说:“大老爷传小人有何将令?”士贵说:“你可有平之计么?”薛礼笑道:“大老爷,有五湖四海龙王到此朝参,故此这等大风。只要万岁御笔亲书‘免朝’二字,撇在海内,极大的风就平了。”张环大悦道:“果有此事?应验了,你之大功。依你行事,平了风,你这大罪一定就赦去。”

  不表仁贵退出回前营内。单讲张环来到龙船,照样薛礼这番言语,对元帅说了。尉迟恭大悦说:“妙阿,妙阿,果应其言,就记你功劳。”说罢,来到御营,进入舱内,叫声:“陛下,海内五湖四海龙王前来朝参,故起风。只消陛下亲挥‘免朝’二字,撇入海内,风就息了。”朝廷说:“果有此事?待朕就写起来。”元帅摆好龙案,亲书“免朝”二字递与敬德接在手中,走出船头,两边有水军扶定。说:“圣上有旨,今去征东,诸位龙王免朝,各回龙驾。”把“免朝”二字丢入海内,犹如有人在底下接了去的一般,顷刻不见了皇旨牌。不一刻,风顿息。朝廷说:“徐先生降朕旨意,把战船回转山东,不去征东,情愿待他起兵杀过来再处。”茂功说:“陛下又来了。如今风平息,正好行船,怎么反要回山东?倘东辽起兵杀至中原,怎生抵敌?”咬金道:“陛下不要听这牛鼻子道人。此去大海,风还大,乃是险路,性命要紧。趁此风息静,回到登州,安享长安。若是东辽兴兵过海侵犯疆界不是我夸口说,就是老程年纪虽老,还敌得他过,包在臣身上。杀退番人,决不惊驾,眼前避祸要紧。”敬德说:“老呆子,什么说话,自古道:“食君之禄,当报君之德’,趁此风平息,以仗陛下洪恩,此去征东,有甚险处?你敢驾前道!”朝廷说:“不必埋怨。寡人原死长安,决不征东入海。”徐茂功心下一想说:“既然陛下不去征东,臣也难以逆旨,且回登州。”尉迟恭见军师说了,只得即忙传令,分付三军,回转登州,待风平息过海征东。元帅一声令下,只听齐声答应:“嗄!”张士贵也奉令,这一千五百战船尽皆回转。行了三三夜,到了登州海滩,把船泊住。朝廷与公爷下船进城,城内扎营,不必去表。

  单讲天子说:“先生,我们明回长安去罢。”茂功说:“陛下有了这样应梦贤臣保驾平东,此乃国家的大事,怎么万岁要回长安起来?”天子叫声:“先生,但海内风极大,怎生行船?不如回长安去罢。”茂功说:“陛下放心。有几风大,自然有几风小的。就在这里等几天,待风息静,可以过得海,平得东了。”朝廷说:“既如此说,就等几天便了。”

  不表天子在御营内。再言徐茂功来到帅营,尉迟恭连忙接住。说:“军师大人连夜到此,有何事见谕?”茂功道:“元帅,海内风浩大,圣上不肯征东,怎么处?”敬德叫声:“大人又来了。朝廷虽不肯征东,难道本帅回转长安不成?真若待圣上驾回长安,本帅同军师领兵过海,前去征东罢。”

  茂功道:“不是这等讲的,那东辽人马法多端,必要御驾亲征的。若元帅统兵前去,料难平复得来。”元帅道:“如今陛下不肯去,也没法奈何他。”

  茂功道:“我想起来也容易的,如非设一个瞒天过海之计,瞒了天子过海,到东辽就可以征东了。”敬德道:“大人,何为瞒天过海之计呢?”茂功说:“元帅不要慌,只消去传令这张士贵,要他献这瞒天过海之计,如有就罢,若没有,就掘下三个泥潭,对他说辰时设计,就埋一尺;午时设计,就埋二尺;戌时设计,将他埋三尺。这一天总不使计,将他连头多埋在泥里。他是自然着忙,就有瞒天过海之计献出来了。”尉迟恭大喜说:“军师大人当真么?待本帅明就要他献计便了。”徐茂功道:“是。”回转御营,其夜不表。

  到了明,敬德传令,一面掘坑,一面传张士贵进中营。士贵说:“元帅传末将有何将令?”敬德说:“朝廷惧怕海内风,不肯下船过海,故此本帅传你进营,要献个瞒天过海之计,使圣上眼不见水,稳稳的竟到海东,是你之功。如若没有此计,本帅掘下泥坑三个,你辰刻没有,埋你一尺;午时没有,埋你二尺;晚来没有,埋你三尺。如若再无妙计,将你活埋在泥里。”

  张环听了大惊:“元帅,待末将去与狗婿何宗宪商议此计,有了前来缴令。”

  敬德说:“既如此,快去!”张环答应,回营说:“中军传令薛礼进见。”

  中军奉令来传,薛礼忙到营中说:“大老爷传小人有何将令?”士贵道:“只因朝廷惧怕风,不去征东。元帅着我要献个瞒天过海之计,使朝廷不见风泼天,就不致圣驾惊恐,竟到东辽,是你之功。”薛礼说:“待小人去想来。”奉令出来,回到前营,忙摆香案,拜求天女,翻看天书,上边明明白白。薛礼看罢,藏好天书。来到中营说:“大老爷,瞒天过海之计有了。”

  张环大喜道:“快说与我知道。”仁贵道:“大老爷,此非一之功。对元帅说传下令去,买几百排大木头来,唤些匠人造起一座木城,方方要四里,城内城外多把板造些楼房,下面铺些沙泥,种些花草,当为街道。要一万兵扮为士、农、工、商、经纪、百姓;居中造座清风阁,要三层楼一样,请几位佛供在里面。等朝廷歇驾,将木城先推下海,趁着顺风缓缓吹去,哄朝廷下船赶到城边,竟上此城,歇驾清风阁。又不见海,又不侧身倒动,岂不瞒了天子过了海了?”张士贵称谢,自回前营不表。

  单讲士贵来到帅营,叫声:“元帅,有计了。只须降下令去,伐倒山木,筑一木城,如此甚般做法,可以过得海去。”尉迟恭大悦,就记了何宗宪功劳,来见军师,一一将言对茂功说。茂功称善:“此行甚妙。”茂功假传旨意,暗中行事,一些不难。十万人动手伐倒山林大木。正叫人多手多,不上三个月,这座木城就造完了。推入海内,果然是顺风稳稳的去了。单单瞒得朝廷。只有程咬金胆小,见了木城,心中怕去。又隔了三天,朝廷说:“先生,回长安去罢,在此无益。”茂功道:“陛下,臣算,这有半年风平静,何不下船前去?过了半载,风来时,已到东辽有二三个月了。”朝廷道:“果有此事么?”茂功道:“臣怎敢谎着?”天子道:“若下了船又起风,是徐先生之大罪了。”茂功道:“这个自然,是臣不准之罪,该当领罪。”天子道:“既如此,降朕旨意下船过海。”尉迟恭传下令来,张环先幵五百号战船,先锋幵路,竟自前去。

  单讲这朝廷下了龙船,众国公保住。二十六家总兵官也下战船,只只幵去。单有程咬金在沙滩上说道:“徐哥,我看这座木城甚是可怕。倘被风打翻,岂不白白送了性命?你是保驾去罢。我转长安,等秦哥病好一同前来,有何不可?”茂功道:“既如此,你天子驾前不可多讲。”咬金答应。上船进船舱说:“陛下在上,臣思秦哥有病在,乏人看望,臣心难安。恕臣之罪,臣不敢保驾征东了。转长安,侍奉秦哥,病愈同到东辽助驾。”朝廷说:“正该如此,程王兄请便。”咬金辞驾上岸,别了诸将,快马转陕西。也不必表。

  且说朝廷降旨,幵了龙船,离登州府二三,行到大海之中,十分旷野之所,无风风也大,龙船原在这里泼动。朝廷说:“先生,你说如今没有风,故此下船的。如今原是这等风,便怎么处?不如回转山东,少惊朕心。”

  茂功说:“陛下龙心韬安,降旨前面可有歇船躲之处么?”尉迟恭假意望前一看,说道:“陛下,前面影影见有一所城池,不如去泊上岸,避避风。”

  朝廷说:“先生,这是什么城池?还是东辽该管,还是寡人汛地?”茂功说:“陛下,臣见这地图上载的,不叫什么城,名为避风寨。多用木头筑的,传为城木为寨,乃是陛下该管的汛地。陛下今到此处,且停船上岸进寨去,一则避过海内风,二则观玩寨中人民丰乐景致。”朝廷说:“这也使得。”

  元帅传令下来,龙船飞赶到木城边,把绳索缆住。众大臣先在岸上接驾,天子同了茂功、敬德走上岸,骑了马,诸将保定。进得寨门,淘淘曳曳,拥上许多百姓,香花灯烛,跪伏尘埃说:“万岁龙驾在上,避风寨百姓接驾。愿圣天子万寿无疆。”朝廷说:“众百姓,此处可有清静所在歇驾么?”那些百姓,就是元帅掌管的黄旗人马假扮为民,军师分付在此。大家应道:“启上万岁爷,这里有座清风阁,十分幽雅,可以安歇龙驾。”朝廷说:“既如此,就往清风阁去。”天子来到阁上,把四面纱窗推幵,好比仙景一般,心中欢乐。果然幷不听见风,瞒过天子缓缓行过海去。那些兵马原在战船内,被木城带了行动。诸大臣在清风阁上,单瞒过朝廷。他又看不出行动,认真只道歇在岸上。虽在此与军师下棋,只想回转长安,便说道:“徐先生待风平息,一定不去征东,要回长安了。”军师道:“这个自然。”到晚,军师别了朝廷,出来私自对众公爷说道:海中风随时有,休对君王说短长。

  毕竟不知如何过得海去,且看下回分解。 Www.6mxs.COm
( ← ) 上一章   薛仁贵征东    ( → )
逸周书滕王阁序曾国藩家书杨家将传夜雨秋灯录喻世名言金瓶梅词话清史稿论衡睡虎地秦墓竹
免费小说《薛仁贵征东》是一本情节与文笔俱佳的完本经典名著。完结小说薛仁贵征东TXT下载的所有章节均为作者如莲居士更新,与免费小说网(www.manjow.com)立场无关。更多好看的免费经典名著,请关注2分快3的“完结经典名著”专栏或全本小说排行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