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分快3

染色人间 共赌人生-全文完
2分快3
2分快3 玄幻小说 武侠小说 仙侠小说 言情小说 都市小说 穿越小说 网游小说 军事小说 历史小说 灵异小说 科幻小说 竞技小说 重生小说 官场小说
小说推荐榜 妇科男医 我的往事 流氓老师 桃花盛开 残花败柳 乡野情狂 惹火乡村 走村媳妇 引牛入室 一品乱谭 综合其它 侦探小说 同人小说 现代文学
小说排行榜 留守村庄 加料牛奶 过年打牌 全本小说 疑似出轨 家教情事 群爱人生 梅开二柱 山中小屋 故乡的情 幽默笑话 经典名著 诗歌散文 两性小说
2分快3 > 都市小说 > 染色人间  作者:纤穠 书号:25785 更新时间:2019-7-9 
( ← ) 上一章   共赌人生(全文完)   下一章 ( 没有了 )
  共赌人生下

  一时,万籁具静。

  灯火熄灭,夜照了进来,只剩外面海水澎湃的宁静~

  我低头看着月关渗入,伸手让那青光照在我的手上。

  “飞光飞光,劝尔一杯酒。吾不识青天高,黄地厚。唯见月寒暖,来煎人寿。”这是谁的诗我却不记得,只是前世今生都如此贴合我的处境。(注一)

  注定的消亡。

  我是被天使诅咒的女人吗?

  我伸手拿起那柄常在我身边的短刃,我不知道明月是怎样将天蛊放在上面。只是,我的生命又再次*倒数。

  可以预知的死亡。这是我最怕的绝望~

  我是个如此胆小的女人,前生因为害怕,不敢去爱。今生因为害怕,所以放弃。

  刚刚还热闹的整个鼓楼,现在却变的如此清冷。我看着指尖的一丝殷红血迹,忽然感觉如此寒冷。

  我不知从何时起如此贪恋温暖?

  就这样发呆,不知多久忽然一声悲切的琴声将我的思绪从放空中拉回。我望着指尖的血迹都已经干涸,可见我不知自己独坐了多少时间。

  我起身,循着那琴声而去。推开偌大的鼓楼大门,夜风鱼贯而入。我的衣衫长发被吹起,那寒冷是入骨的冰冷。

  我看见夜下得楼台坐着一人,着月光背对着我,宽衣长袖。风将那衣袖灌起,在身后如同翅膀~

  那琴声,呜咽转,刺痛我心中最疼的地方。我走过去,伸手按住琴弦。

  “够了~绿。”

  绿背对着我不曾转身,晚风习习,将他的未曾系束的长发丝丝吹起。那发在月光下,闪耀着银色的光华。

  是怎样的痛苦可以让一个人刹那白头?

  绿的痛苦,绿得倔强,也许比我更深。

  这一年,我就是如此伤害着我曾经深爱的男人们。天家重伤,被我远送西域。东方、倾城无知无感,形同逝人。

  绿和尚武陪在我的身边,看我纵情声渐颓废。开始以为我是伤心太过,后来,见我愈演愈烈。绿开始还有生气,慢慢的变得无言。

  尚武也再我一次一次送他女人之后,负气远走。

  “今夜不彻夜寻了吗?真是好孩子!~”绿收回伏在琴上的手,回头看着我,边似带着浅笑,眉间确是展不开的微蹙。

  他起身,伸手擦拭我的嘴角“没人照顾你吗?怎么吃得这么邋遢~”

  我挡开他的手,低头后退。不希望他看见我边的血迹。

  他的手停在空中“现在,我的触碰都让你觉得厌恶吗~”

  听到他的话,我的中气血翻腾,我捂着口匆忙转身,不想让他看见我血的样子。绿忽然伸手抓住我“多留一会儿…不可以吗?”

  他的声音,似乎透着哀求。

  风从他的身后吹来,将他银白色的长发吹起,每一缕都痴在我的间。丝丝缕缕,小心翼翼,看着让人心碎。

  我挥开他,向前疾走。他没想到我如此大力的推他,向后撞去,撞在身后的琴架。那古琴从栏杆的隙处跌落,着风声,琴弦嘈嘈切切的凄鸣。然后落在青石岩上,‘硿’的一声…寂静~

  我回头看他,银白色的发愈发显得红,目光潋滟。只是那眼中的光华并不在是绿心中透出的明,而是泪光渲染的璀璨。

  巨大的声音引来宫人们。

  白衣来到我的身边,将外袍披在我的身上。伸手拦过我的肩膀“夜凉如水,你俩站在这做什么~”

  绿看着白衣在我身上的手,眼神有些暗淡。

  “绿公子,你还在病中。回吧~”一个宫人给绿加了件斗篷,小声的说道。

  “小心伺候,以后夜里不要让他外出~”我对这宫人说道,然后携着白衣回身离开。“是。”宫人行礼道。

  过了转角,我回头看向绿。

  他拢着斗篷慢慢的走在天边即将泛白的清晨。看着他白发素衣的背影,我忽然觉得陌生,那个彩衣鲜的人去了哪里?那个任妄为,不看任何人脸色的绿去了哪里?那个不曾爱我自由无虞的绿去了哪里?…

  我忽然眼前一黑,回手去扶栏杆却抓空。白衣惊恐的扶住我“纤儿~”

  我不加思索,反的推开他。白衣看着我有些错愕,我没有理会,朝着我每天清晨都会去得房间走去。

  我承认,跌落在白衣怀中的触感让我厌恶。

  我现在比前世更加悲惨。不仅继续逃避爱情,还失去了寻作乐的能力~

  …

  下了钟楼,走向那不准任何人靠近的红色大门。

  我轻轻的推开门,耳边仿佛响起我年幼时最爱的歌曲《Arrietty-sSong》,在我回身将门合上的时候,我的眼泪从眼眶中滴落。

  我那年14岁,有点小可爱

  我是个小小的,十分娇小的小姑娘

  我住在厨房的地板下面

  就在这里,与你不远

  时而开心,时而忧郁

  在睡梦中,我梦想我可以

  感受头发在风中飘动

  欣赏夏日雨后的天空

  在花园里为你摘下一朵小花

  穿过小径,那里是另外一个世界

  蝴蝶在空中飞舞

  然而有人在那里等我吗?

  岁月流逝,复一

  小摆设掉落在地板上、角落处、隙里

  在这个小小的世界里

  (小小的世界里)

  就在那里,有某个人在等我

  希望有人在关注着我

  在睡梦中,我梦想我可以

  感受头发在风中飘动

  欣赏夏日雨后的天空

  在花园里为你摘下一朵小花

  现在我知道那里有另外一个世界

  蝴蝶在空中飞舞

  有某个人在那里等我

  感受头发在风中飘动

  欣赏夏日雨后的天空

  在花园里为你摘下一朵小花

  现在我知道那里有另外一个世界

  蝴蝶在空中飞舞

  有某个人在那里等我~

  (注二)

  我的记忆有回到我14岁那年。那年,所有的事情被颠覆。那时,我也许只是个暗恋自己叔叔的单纯女孩。并不很坏,并不可爱。~

  SAM叔叔喜欢在我睡前给我唱这首儿歌,每次入睡前最后看见的都是他醉人的蓝眸,还有依稀的额间一吻。

  我曾想着我就这样过完人生。

  可是那年,当我知道一切真相后,知道自己如何死去后。我离开那个蓝眸男人越来越远,我开始变得可爱,却也变得很坏~

  如今,我已经兜兜转转四十多个年头。

  我依然输给了所谓天命!

  我是世上最傻、最笨、最胆小的女人。

  讨厌别离、就害怕相聚;向往温暖,却拥抱寒冷;期待爱情,却选择逃离。

  …

  偌大的房间,什么也没有,只有两张千年白玉的石,并排放在房间的正中。一个白衣、一个黑衣的男人躺在上面。

  白玉散发出的寒气将整个房间缭绕。

  我走到两张之间,一个白衣胜雪,睡梦中边扔带着倾城的笑意。一个黑色蟒袍,凛冽的寒意比玉的寒气更胜。

  我伸手同时拉住他们的手,在两的中间抱膝而坐。我已经不曾记得上次如此痛哭是什么时候。

  眼泪仿佛只是从眼眶中而出的灵魂,我的心并不悲伤,可眼泪却无法停止~

  东方和倾城如今只有浅浅的呼吸,只有这样让他们的血速缓慢,才能维系住他们的生命。

  我与他们两手握。眼泪顺着我的脸颊淌,前的衣服已经全部透。

  “停住~!”我看着模糊的前方,对知己说道。

  “眼泪!停住!”我对着眼泪命令道。不管我如何想,却仍然无法停止。

  直到哭到心都颤抖寒冷,热热的眼泪仍然固执的淌。

  “你想成为流泪而死的第一人吗?”一个声音气弱游丝。我忽然感觉左手中那冰凉的手指有些晃动。

  我惊恐的抬头,向倾城的方向望去。

  泪光中,看见他睁开的黑色眼眸是那样美丽!

  “韩希?”我与他对望。

  他吃力的伸手将我来不及留下的眼泪擦干“我这次终于胜过你的男人一次~因为舍不得你流泪而为你醒来,你…还舍得拒绝这样的我吗?”

  他最后的声音几乎都发不出来~这个为我几生几死的男人,我怎能拒绝?可是又怎样拥有…

  “韩希~我爱你!可是,我却要离开了,辜负了如此辛苦为我醒来的你。”

  韩希拉着我,足的闭上眼睛。“我能听见你对我说爱,便不算对我辜负。”看见他再次闭眼,我心中无限惶恐。

  我起身匆忙的拉着他“韩希~”

  他的边沾染笑意,睁眼看着我“我只是很累~放心,我不会再离开你!”

  我伸手拥抱他,将我所有的恐惧、离愁、还有懦弱都说给他听。

  不断述说,不断哭泣,直到睡去…

  翌,当我醒来。正午的阳光照在我的脸上,原来种种只是我的一个梦罢了~我翻了个身,背向阳光,听见门声窸窣。

  闻到红茶的清香,浓醇的红茶是白衣最擅长的技艺~

  我闭上眼睛“白衣,把茶放下,出去吧~”白衣并没有像往日般温驯,而是矗立在我身后没有动。

  我心中烦躁“白衣,出去!”

  身后的人缓缓的走到我的边,将手中的茶杯轻轻的放在桌上。“做你男人,就要受这种待遇吗?”

  听见身后的声音,我有些惊愕,猛的坐起身看向身后。

  是那一袭白衣的男人,一手拿着托盘笑意慵懒,见我转身,边的笑更加的狡黠。

  “韩希?”我愣住。

  倾城点了下我的额头“你这女人都健忘到这种程度?清晨还窝在我的怀里哭,中午就把我忘了?”

  也许流泪会成为习惯,我的眼中又有泪水积蓄。还来不及淌,便湮灭在倾城的吻中。

  这吻绵、热烈,述说我对他无限的爱恋。

  可能我自己都不知,我其实爱着他,已经很久~

  直到耳边传来倾城的轻笑“vivian,别心急…呵,我的身体还不允许你胡作非为。”

  我撑起身体,看着已经衣衫不整的他,如此笑颜倾城,眼泪不滴落在他的口…

  这个世界,真好~生活,真好~活着,多好~

  之后的几,我一直躲避在倾城的怀。不提以前,不提以后。每天与他出而‘做’,落而息,当然有时落也‘不息’。

  如此这样,忘了他是个刚刚活过来的死人,而我是个将死之人~

  直到一,东门来了天涯海阁。

  她的到来提醒我,我与她约定的一年之期已到,我任妄为该有个短暂的结束。毕竟还有一个国家需要我。

  “女王~”东门和她身后的闻人对我一礼。

  扶桑与琉璃如今合为一国。东方、倾城两个男人,每人送我半壁江山。我按照东方的想法给它取名天朝。

  琉璃帝被我诛杀,扶桑帝与我的母亲归隐市井,正享受着他们迟来了20年的爱情。

  东门西岩延续东门家传统接管天朝右丞一职;司空成为天朝国姓,司空图出任护国司;我将兵权全部交给闻人,解散了龙符部队。

  如今天朝国民富足,和平繁荣。所有人渐渐已经忘了国主曾经是那个祸国殃民的王妃~

  东门越来越沉稳睿智,闻人也去了麋鹿般男孩子的样子,变成了森林之王类的猛兽型男人~

  大家都算是喜剧结尾。

  只有我和与我有牵连的男人们,还徘徊在苦情的悲剧中,浓的化不开…

  我对着东门和闻人,心中有些懒散。我虽不是无能的女人,但是面对一个国家,我还是惧怕这种庞大的责任。

  而且,偌大之国,我死之后,要交给谁?毕竟稍有不慎,也许又是生灵涂炭~

  “东门…”我犹豫着开口。

  “女王,无论如何,一年之期已到。请随臣下移驾回宫吧~”我的话还没说完,东门便出声说道。

  她当让可以猜测我要推拒的意图。于她除了对于将所有责任推卸给她的愧疚还有夺了天琴的亏欠~

  她已经纵容我一年,无论如何,我要回去将整个国家之后的事情移,毕竟事关很多人的命运。

  我点点头,东门和闻人后退着离开。

  闻人在出门前,回头朝我的方向望来,与我的目光相对,便快速的低头离开~

  “他对你贼心不死~”倾城笑看着闻人的方向说道。

  我叹了口气,一手支头道“你说东门如果嫁给闻人是不是也很好?”

  “呵呵,你小看了闻人~也小看了东门。”

  我抚着额头头疼无比“是啊~那个女人值得自己独一无二的爱情。”

  “你自己的男人问题都解决不了,就不要为了别人的男人问题费心了~”倾城看着我笑道。

  “是啊,我自己都一个头两个大了…”我的话还没有说完,忽然喉间一甜,一口殷红的鲜血毫无预警而出,在白色的理石上,分外刺眼~

  尽管倾城已经知道我的情况,可是还是被我的样子吓到。他慌忙擦拭我的角,眼中写担忧和惊心。

  可怜的韩希,前世只有他知道我将死的秘密,陪我最后的岁月。现在,又是他知道我所有的秘密,让他陪我之后的岁月,让他情何以堪?

  他在我的身上得到的太少,而付出的却太多~

  我拂开他的手“好了~倾城。”

  他的动作一顿。

  也许最后不要爱的那么深,以后他也不会那么痛吧。我起身离开,留下错愕的倾城。

  外面熙熙攘攘,所有的人都忙着收拾东西,搬回皇宫。

  忽然遇见闻人,闻人一手抚肩跪在地上。“女王~”

  我走过闻人“秉,我们之间不用如此~”

  我已经很久没有这么称呼他,他现在这样出现在我的面前,相信也不是什么‘巧遇’。

  闻人跟在我的身后,我不出声,他也不说话。

  “秉~我已经和你说过,我们不可能。”我终究忍不住说道。

  “五儿…我最后一次这样叫你~记得小的时候,你拿着烈酒在花田中向尚武走去的时候,我便知道我的人生有什么错过了。

  我后来觉得可能是画面太凄美,让我想来总是心酸。现在想来,那时,就注定了我在你生命中本来只能是个观众。

  那么,至少让我保留这种默默的权利~还有…你也永远记住我这个儿时陪了你几年的朋友~

  我不逃避我的想念,你接纳我最诚挚的效忠…好吗?”

  “…”我望着闻人无言。也许这又是绿般倔强的人~

  那之后的很多年,闻人都一直在思念中度过,只因为那时花田的一幕,误了闻人的一生。之后,闻人的墓志铭上写着:闻人将军一生骁勇善战,未娶,终生。

  ————

  结束了和闻人的‘巧遇’,我来到绿得房间,周围的宫人很。他却站在房间中间的书桌前写字。啊~我忘了。我的绿文采帝都第一,书法造诣无人能及。

  我推开门,走进他的房间。

  所有人见我都是一愣,嘈杂一下静了下来~绿察觉到大家的异样,向房门的方向望来,看见我进来便愣在原地。

  “在写什么?”我来到桌前看着桌上的纸问道,所有宫人都施礼后退着出去,一时房间内忽然静得出奇。

  桌上的纸张横七竖八,每一个上面都写着‘甚念,速来’。

  …

  那是东方曾经给我的家信,绿曾经咬牙切齿的痛批说俗,还曾经温温柔柔的对我念过‘莫说他,不堪离情~只落得夜骤冷、暗夜**…’

  我说我听不懂,只能懂东方说的‘甚念,速来’。

  如今他每的写着,是叙述这让我才懂的情诗吗?

  我伸手*他的银发,他的脸颊~曾经那样骄傲的绿,怎么变成这样?我好似一都没有给他温存,一都没有给他爱情。

  他曾陪我颠沛流离,曾陪我经历生死。

  我的绿…

  我拉着他,吻上他的“对不起,绿~”

  绿的身体颤抖,微张的都冰凉,一句话也说不出来。

  “绿,给我写些字好吗?”

  绿仍然有些怔忪,拿起笔点了点头。

  “情深不寿~”我说道,这个词我最近刚刚完全懂得了什么意思,我想让天下第一的绿为我写下。

  绿点了点头,低头为我写下。铁画银钩,苍劲却有一丝妖媚,奔放却带着孤高。

  只是一滴泪落下将墨迹晕染~

  “你是来和我告别的吗?”绿没有抬头,小声说道。

  我的时也许无多,也许今天睡下,明天就不在醒来。如果他愿意,就把这当做对他的告别也好。

  “恩~”

  “…这个送我好吗?”他将笔放在一边,小声说道。

  “恩~”

  …随后,我走出绿得房间。我承认,我的心痛得已经无以复加。他的眼泪仿佛可以将我的心灼伤,我想对他说我讨厌男人的眼泪,可是任何话都哽在喉间,无法说出。

  我出了绿得房间,独自走了很久。来到东方的身边和他说了很多,不知为何,对他也说了很多想和SAM说的话,没有主题、混乱无章,直到睡去~

  等我醒来,已经圆月当中。外面已经一片宁静。

  我推开门走了出去,来到钟楼。还没转角,便听倾城的声音“你是要寻短见?”?!

  “是你~”绿的声音。

  “遇见你也好,我还没有来得及问你。你是我的哥哥?”

  “恩~鹤舞是*亲,她去扶桑就是为了找你~”倾城抱臂靠在廊柱上。

  “我一直以为我很可怜,原来我也算是在娘亲身边长大,从前有舞姨疼着,总是感觉很温暖。可惜,我还没有叫她声娘~”绿望着远处说道。

  “你都要死了,还管这些做什么~”倾城笑道。

  “从小和你一起长大,你真的很讨厌~可是你能被她爱着,我真的很羡慕你,也会真心的从心里爱着你,哥哥~

  只是,来世千万不要在做兄弟了~”

  说着,绿就要从楼台上跃下,倾城纵身拉住他。

  将他拉回“你真的是死沉~”倾城将他摁在墙壁上。

  绿疯狂的挣扎着想挣脱倾城的锢。

  “她中了毒,就要不久于人世了~”倾城的话让绿瞬间安静。

  “你说什么?”绿回头看着倾城“不要吓我~”

  倾城将手放开“你现在的样子更加吓人~”笑着说道。

  倾城将我前世今生的所有事都讲给绿,我坐在墙角,听着自己前世今生所有的事情。原来…在倾城的眼中,我是个迟钝又任的小孩~

  绿听完,叹了口气坐在地上。

  “我好羡慕天他们…”

  倾城摸着他的头“你应该羡慕的人不是我吗?我拥有她前世今生的两世记忆。”

  “怪不得她那么爱他们~”绿喃喃自语。

  “你一点也没听我说话是不是!”倾城敲着绿得头“不要像她一样做个迟钝的人!她如此爱你,你都感觉不到吗?

  她并不像看到的那样无情、坚强,反而是个多情、胆小的女人。如果作为他的男人,留住她、守护她,这是我们至少要做到的吧!

  我们所有人陪她一起赌,一起赌个未知的明天!你为她已经舍过一命,同我们已是一样。如果这一次我们还是输了,我们为她在舍命一次又有何妨?”

  绿惊愕的抬头看着倾城,倾城月光下给了绿一个完美笑颜,摆摆手轻松的笑着离开。

  绿坐在月下整夜,看着月亮发呆。

  我也抱膝坐在转角,回想着倾城口中我迟钝而又任的一生。

  ————

  清晨,我只身来到海边。这是至东方昏以来我第一次没有在清晨陪在他的身边~

  我慢慢走在沙滩,想着倾城劝慰绿得话。

  一直风走向风声呼啸的崖边,海风卷着海水薄在我的脸上,我感到从未有过的痛,这痛强烈却清~

  似乎让我心头的霾也慢慢打开~

  “回来!你做什么?”身后忽然传来倾城的声音,在山崖下看着我,眼中是凛冽的严肃与脆弱的惊慌。

  我从没有见过他惊慌的样子,无论前世今生。无论是被我误会的时候,还是被我表白的时候。可是现在眼中的惊慌确实那样了然。

  “你…真的要舍弃我们吗?难道,走到现在你还要逃吗?一个未知的明天,胜负各一半,有我们陪你,你都不敢放手一赌吗?!”倾城一边向我跑来,一边大喊。

  海风猎猎,将我的外衣忽然吹落。

  绿看见白衣一闪,吓得跌坐在地,此时什么话也说不出,潋滟的大眼中眼泪大颗的滴落。

  我笑着转身,正想和他们说些什么,不想在吓他们。忽然一道金色的光划过眼前,‘彭’的一声在我的脚边。

  “vivian~回来!”

  我的笑容僵在边,看着光飞出的地方。

  东方一身黑衣,长发飘散。遥遥与我相望,正如我和东方初见的时候一样。他逆着我身后初升的朝阳,一手挡着阳光,望向我的方向…

  倾城来到我的身边,伸手将我拉过,锢在怀。

  “vivian,你怎么那么迟钝,他是SAM!你的SAM!你怎么到现在也没有发现?”

  “SAM?!我的SAM?!”我愣着看向东方的方向。

  “是!你的SAM,我们前世追随你而来,今生为了你,气弱游丝都活着回来见你,你又怎么忍心扔下我们?未知的明天,所谓天命!难道就不能让我们陪你赌一次吗?”

  “赌一次?”我无意思的重复着倾城的话,我还无法从东方就是SAM的震惊中恢复。

  “对!赌一次!”他将我的手握在手中。

  “由我这个赌博从没有输过得男人陪你赌!由哪个前世今生掌握一切的男人陪你赌!由那个痴傻可爱的男人陪你赌!还有前世你甘愿为他们放弃生命的男人们陪你赌!”倾城伸手指向一边,是尚武带着天、天琴、天秀还有天音,策马向我们奔来。

  他们都已经无碍~

  朝阳升起,将天的一抹玄、天琴明理的粉、天秀炙热的火红还有天音温润的月蓝沾染的绚烂无比。

  还有,尚武身上神秘的异域深紫,绿身上妖娆的幽绿,还有东方、倾城各人各,一抹黑白~

  如此有的人间,我怎么能轻易的舍弃?

  “Vivian,我们与你之后的五十年,你…可敢一睹?”

  我对她展开笑颜。

  “我的天命虽然九局过半,我偏不信天命!

  之后五十年,我与天赌!”

  (全文完)

  注一:李贺《苦昼短》

  注二:Arrietty-sSong歌词 wwW.6mXS.coM
( ← ) 上一章   染色人间   下一章 ( 没有了 )
美女家贼疯狂的武神时空门主我的超级外星位面娱乐大亨韩娱之我们结易道宗师猎网超级强兵小城旧事
免费小说《染色人间》是一本情节与文笔俱佳的完本都市小说。完结小说染色人间TXT下载的所有章节均为作者纤穠更新,与免费小说网(www.manjow.com)立场无关。更多好看的免费都市小说,请关注2分快3的“完结都市小说”专栏或全本小说排行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