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分快3

小小衙内 第298章 遗憾的结局
2分快3
2分快3 玄幻小说 武侠小说 仙侠小说 言情小说 都市小说 穿越小说 网游小说 军事小说 历史小说 灵异小说 科幻小说 竞技小说 重生小说 官场小说
小说推荐榜 妇科男医 我的往事 流氓老师 桃花盛开 残花败柳 乡野情狂 惹火乡村 走村媳妇 引牛入室 一品乱谭 综合其它 侦探小说 同人小说 现代文学
小说排行榜 留守村庄 加料牛奶 过年打牌 全本小说 疑似出轨 家教情事 群爱人生 梅开二柱 山中小屋 故乡的情 幽默笑话 经典名著 诗歌散文 两性小说
2分快3 > 重生小说 > 小小衙内  作者:东门的阿庆 书号:25718 更新时间:2019-5-27 
( ← ) 上一章   第298章 遗憾的结局   下一章 ( 没有了 )
  丁大力摸着下巴,偷眼看了看彤彤,却发现她嘴里咬着铅笔根本就不像是要做作业的样子,倒是竖着耳朵,聚会神偷听着。

  好吧,既然你要偷听,我就说深奥点的…

  丁大力就问:“胡令田这次到省委校进修,照说省一级的校是高等院校管理体制,那么,胡令田他完成培训出来之后,是不是也算大学本科文凭了?”

  彤彤果然皱眉沉思,似乎是在苦苦消化丁大力所说的那些专有名词。

  丁三坡听到儿子这么问,也是一脸苦恼地说道:“我正为这事发愁呢,这次为了郝兵一事,我们两个现在闹得僵的,实际上这都是小事,问题在于,我若是出面要与他和解,他是不是会接受,要是不接受,我这不是闹无趣嘛…他的资格比我老,经验比我丰富,要是也有了大学本科文凭,将来有的是和他扯皮的…”

  “信息不透明啊…要不打个电话给问问?”丁大力提议道。

  丁三坡摇头说:“给柳部长打电话?不好吧…这次柳部长这么帮我,我再问有关胡令田进修之后的学历问题,容易让柳部长留下‘穷追猛打’的印象,反而不好…”听到老爸这么说,丁大力就笑了,提醒着说道:“要打电话请求指点,也不一定非要打给柳老头啊…”“你是说…”丁三坡脸色似有所思。

  一直偷听的彤彤忽然之间坐姿调整得笔直笔直,调整之后,生怕别人忽视她,还特意干咳了几声,以期引起他人的注意。

  这一套“阴谋”果然被她得逞了,在一声干咳之后,丁大力与丁三坡的视线同时落在她身上。

  丁三坡面堆笑说:“小师妹…”

  丁大力顿时抱头长叹:“天哪!还让不让人活了…”

  彤彤笑得花枝颤,大有深意地看了看丁大力,然后对丁三坡说:“丁叔叔,我这就给爸爸打电话。”

  “好的…来,这边来…”

  丁三坡带着彤彤去打电话,只留下丁大力一个人坐在屋子里发呆。

  丁三坡家里的电话安装在他们夫妇的房间里,格局与时下大多数家里有电话的一小撮居民一样,都是把电话机视作极为珍贵的家庭财产。

  彤彤到里面拨通了京城家里的电话,李阿姨接的电话,巧的很,费要强与李阿姨两口子都在家里,于是彤彤就说让爸爸听电话,完了就直接把听筒递给丁三坡,自己跑到外面,神气活现地到处找丁大力。而丁大力此时还在彤彤的房间里郁闷着,真不知道老爸究竟吃错了什么药“小师妹”这种话居然也叫得出口…

  丁三坡开始和费要强通电话的时候,彤彤很自觉地回避了,只不过,在丁大力面前,她难免耀武扬威一番。丁大力则无趣得很,彤彤和小明姐弟俩和他说话,他一概懒洋洋“嗯嗯啊啊”别的什么都不肯多说。

  彤彤或许知道这其中的缘由,空把丁大力叫到阳台上,牵着丁大力的手,说道:“力力弟弟…”

  “干嘛?”丁大力无打采问道。

  “对不起…”彤彤小声说道。

  “嗯?你对不起我什么了?”丁大力傻乎乎问道。

  “总之就是对不起…请你不要放在心上…”

  听到彤彤这么说,丁大力似乎明白了什么。想了想,丁大力说道:“是我老爸嘴碎,不关你的事啦…”

  “嗯,谢谢力力弟弟!”彤彤显得很高兴,着重念了“弟弟”二字,其含义已一目了然。

  正说着的时候,丁三坡哼着小曲从房间里出来。丁大力见状,给彤彤打了个眼色,彤彤会意,二人一起进去。

  丁大力率先问道:“爸,和费伯伯谈完了?怎么样,费伯伯怎么说?”

  “你这是瞎cāo心…”丁三坡往沙发上一靠,很是舒心地说:“校教育,现阶段只是培训班、理论班和进修班。其中,培训班和理论班都要实行考试、考核以及学历制度,学制一般都在二至三年…不过,真正的学历班正在酝酿之中,估计到了明年才会实施,所以,现阶段,主要以短期进修为主。”

  丁大力一下子放宽了不少心思,点头说:“还好…要不然,搞出一个一辈子的对手,那也太狗血了一点…”

  “嗯?”丁三坡不解其意,看着丁大力,脸地不解。

  “哦,没什么…对了,我要和彤彤姐姐到张老师那里补习去了…”

  丁大力拉着彤彤,还有小明,正准备出门的时候,却又被丁三坡给叫住了。

  “慢着…”丁三坡迟疑一会儿,说道:“最近将要有大动作,你自己小心点…”

  所谓的大动作,丁大力当然知道是什么意思。犹豫了一下,丁大力带上了自己的菜刀,这才和彤彤姐弟一起出门。

  八月十四,胡令田正式到临海市的省委校报到,而一度被认为是公*安部门害群之马的郝兵则终于沉冤得雪,正式恢复工作。郝兵几个月的离职,对他的相关结论,县委一时也处于矛盾之中,不知道该怎么措辞。为此,已全面主持工作的丁三坡把公安局长赵林虎找来,询问他的意见。

  今时不同往日,面对事实上的县委一把手,赵林虎无论如何也硬气不起来。首先是一番自我批评,很是上纲上线,把自己批得一钱不值。

  丁三坡静静看着赵林虎的表演,火候差不多了之后才道:“这次的事情,我不希望看到第二次…”

  “不会,不会,我向县委保证…”

  “还有,城关镇派出所的所长一职,现在有无合适人选?”

  “这个…局委通过充分讨论,觉得郝兵同志非常不错…”

  丁三坡这才出欣慰的笑容,赞许说:“县局的工作在赵局长的主持下,成绩是有目共睹的。虽然这期间也有不和谐因素,不过,这也是由于外力干扰才造成的,对此,县委是有数的…对了,本月将有大行动,各派出所与武警警力都布置妥当了没有?”

  赵林虎瞬间面红光,斩钉截铁说:“一切布置妥当,就等县委一声令下!”

  1983年,8月18

  当天,一场声势浩大的严打活动正式展开。

  下午三点,预先分配布置好了的警力,分成了若干的行动组,分别去收捕预先确定好的收审对象。那些平时出入派出所如自家后院的人员,他们绝对想不到,等待他们的将是从严、从重的审判。

  长期在城厢镇派出所zì yóu出入的徐建峰也在名单之列,这一次行动当然不会少了他的份。当徐建峰被押解到派出所的时候,看到了一身公安制服、意气风发的郝兵,以及丁大力与另两个小孩。那一刻,徐建峰的脸上立即充了绝望之

  丁大力让彤彤与小明留在外面,而他则和郝兵一同进入了审讯犯人的小黑屋。

  郝兵把早已准备好了的材料扔给徐建峰。此时的徐建峰一脸死灰,淡淡看了看郝兵,说道:“算你狠…”

  “什么狠不狠的…”丁大力拿过材料,一张一张摊开在徐建峰的面前,又从郝兵那里要了一盒火柴,划燃了之后,把文字材料与物证的草纸一一引燃。

  徐建峰吃惊地注视着郝兵与丁大力二人。

  “是不是很意外啊?”丁大力笑着问了一句,接着转而严肃,说道:“你的罪还不到要挨子的地步,但是,这并不意味着你可以逃脱法律的制裁!”

  徐建峰激动地连连点头,材料一经烧化,那么,他的这条命无疑是保住了。

  “谢谢,谢谢!”徐建峰忽然泪面,扑通一声,跪在二人面前。

  这天深夜,徐景忽然前来拜访丁三坡。

  今天的丁三坡忙得脚不沾地,这一次行动是全国的统一行动,抓捕对象主要是平时氓滋事,屡教不改以及民愤极大的氓团伙主要成员。为此,丁三坡还在县局坐镇了一段时间,直到夜深之后,才在公安局领导的劝说之下回到家里。相比之下,奋战在公安第一线的干警要更辛苦,许多人都是一夜未合眼,整夜奔波在抓捕第一线。

  徐景见到丁三坡的第一句话就是“谢谢”至于说谢什么,当然是心照不宣了。

  丁三坡摆摆手说:“我只是履行了承诺而已…不过,徐书记你要有思想准备,小峰可能还是要有牢狱之灾…”这相当于在告诉徐景,徐建峰死罪可免,活罪难逃。

  “总之,这次我承你的情。”徐景没有多说什么,临走的时候说了这么一句话。

  十九号这天,费老爷子派车来接彤彤姐弟俩,巧合的是,昨晚抓的那么些人,今天正是集中押解到荃县“游街”后进入公捕大会会场。一大早的时候,彤彤就很好奇地站在书记院大门外面,看着一辆辆卡车驶过。

  小明的好奇心更重,看见卡车上尽是一个个五花大绑之人,就问道:“力力哥哥,他们是什么人?”

  丁大力说不上来是一种什么样的心情,这些人无疑都是犯了罪的,然而,等待他们的将是无比严厉的审判、以及比后世要重得多的刑罚,却让他的心里觉得有些沉重。

  “他们…在不恰当的时候犯了不该犯的错…”这话有些拗口,小明听得不是很懂“哦”了一声,也没有要穷追苦问的意思。

  彤彤也似懂非懂地“哦”了一声。不过,她的心思显然不在这之上,卡车一辆辆开过,她的脸色也是一阵阵的扭捏。

  丁大力问道:“彤彤姐姐,你怎么了?”

  “哦,没什么…”彤彤慌慌张张回答。等了一会儿,省城的轿车开到了书记院门口,终于到了分别的时候。

  彤彤似乎是鼓足了所有勇气似的,掏出了一支扎着红头绳的钢笔,递给了丁大力。

  “力力弟弟,这个送给你…”丁大力接过钢笔,崭新的笔身淌着耀目的光华,放在手心里,沉甸甸的。

  “这个…要很多钱吧?”丁大力吃惊地问道:“你哪里来的这么多钱?”

  小明抢着说道:“要二十多块钱呢…我的零花钱也都被姐姐搜刮干净了…”

  丁大力手捧着钢笔,不知道说什么才好。

  彤彤却忽然下了眼泪,问道:“力力弟弟,你会来看我吗?”

  “还有我,还有我…”小明立马跟着说了一句,看到姐姐在流泪,忽然也“哇”地一声哭了出来。

  “傻瓜,又不是生离死别…快上车吧…”

  省城的伏尔加绝尘而去,丁大力不停地挥着手,直到连车影业看不见了,才黯然低头,看着手里含浓浓心意的钢笔。

  八月底,zhōng yāng政务院的文件批复下达到了江南省人民zhèng fǔ,撤销荃城地区和荃县建制。另组建单独的地级省辖市,荃城市。九月中旬,江南省委与省zhèng fǔ发布文件,正式拉开了地市政机关机构改革的序幕。文件下达之后,荃城地委召开机构改革动员大会,地、县机构改革工作全面展开。

  到了九月底,新的市委班子组建,同时,胡令田正式调职省委组织部,此前兼任的县委书记一职由丁三坡接任。

  丁三坡接任之后没多久,天昌乡人民zhèng fǔ正式挂牌成立。到了十月中旬,zhōng yāng关于实行政社分开建立乡zhèng fǔ的通知随即发布,二者的时间差不到一个星期。

  沈南县的政社分设,因为有了天昌乡这一现成的“模板”所以程序就显得极为一目了然,外县所纠结的公社集体资产的统一与分配,哪些是应当分配给农户,哪些作为集体财产归类,凡此种种,沈南县一概没有,倒是经营管理委员会的一班会计忙得连轴转。如今的沈南县,政社分设所需要的工作,最主要的就是把各个公社资产总额结算登记出来,至于说其他的——丁三坡做了一把手,也算是对胡令田有了某种程度上的理解,有些事情,急是急不来的,按部就班反而更为稳妥。

  然而,有些事情却由不得你不急。

  九月下旬的时候,京城一份报纸发表了一篇内参文章,提到了“布票还有没有必要使用”的话题。到了十月份,相关剪报就到了丁三坡手里,也变相到了丁大力手里。

  截止到一九八二年底,我国棉纱产量为1,868万件,棉布153。5亿米,同年,出口纺织品换汇达到了35。97亿美元,暂时到了一个新的高度。可以这么说,这一时期,我国棉纺织品已经基本能足全国城乡市场需要。

  京城的报纸给丁大力提了一个醒,预计今年年底到明年年初,城乡居民的棉纺织品凭票供应的历史即将结束,届时,棉布将不再是高高在上的一类商品,相比之下,以纺织品为主打产品的乡镇工业,其生命力将远远强于以小五金为主。

  为此,丁大力拿着剪报与丁三坡进行了一番烈地争论。有了报纸上的内参,丁三坡也能够明白,与纺织品相关的社队企业,稳定方面,肯定要远远强于五金工业。只不过,五金工业投资大,产值数据也就要比纺织企业高得多,可以这么说,年初投资,年尾就能爆出靓丽的工业产值数据,这却是丁三坡心动而难以割舍的。

  争论的最终结果,父子二人谁也说服不了谁。不过,因为信件是费要强寄来的,丁三坡也就留了个心眼,在给下面公社领导开会的时候,不止一次提到,发展社队企业,眼睛不要盯在五金工业,要注重与人民群众生活息息相关的轻工业、尤其是纺织工业。

  十二月一,商业部发布通告,从本起全国临时免收布票、絮棉票,对棉布、絮棉敞开供应。1984年不发布票。

  这里有一组数据,棉布平均每人消费水平,按国内市场总销售量计算的话,一九七八年为8米,一九八二年增加到10。3米。四年增加2。3米,是建国以来增加最快的时期。而到了今年,免收布票,意味着国人正在告别物资短缺,我们这个经沧桑的国家,生活在这个国家千千万万的老百姓,也在逐渐告别缺衣少食年代。

  一九八四年三月一,农牧渔业部和部组“关于开创社队企业新局面的报告”经zhōng yāng转发,是为该年zhōng yāng三号文件。文件中指出“…各级委和zhèng fǔ对乡镇企业要在发展方向上给予积极引导,按照国家有关政策进行管理,使其健康发展。对乡镇企业要和国营企业一样,一视同仁,给予必要的扶持。”

  趁着这股东风,沈南县在丁三坡的统一规划之下,迈出了江南省、乃至全国“成衣之都”坚实的第一步。

  时光荏苒,岁月如梭,一眨眼,到了一九八六年。是年,丁大力念小学六年级,正是小学时代最后的一个学期。

  四月三十,星期三,丁大力踏上了前往京城的火车。

  两年前,花旗国群星响应UN国际粮食年为非洲灾民义演的歌曲《天下一家》风靡全球;随后,宝岛群星为纪念光复四十周年而创作的《明天会更好》在华语圈内迅即刮过了一阵流行旋风。

  一九八六年正是世界和平年,为了不让人专美,丁大力在年初期间就写信给费要强,隐晦地提出了是不是由青年团的核心机关出面,组织国内的通俗歌手来一次百人大合唱。费要强很重视丁大力这个提议,经过一番奔走,一如前世,《让世界充爱》横空出世。

  演出定于五月一晚上七点,费要强是组织者之一,几张演唱会门票还是雨的。所以,丁大力心血来,忽然就想到了要到京城去看演出,顺便重温记忆中一个又一个熟悉的名字。

  尽管丁大力通过关系买了硬卧票,不过,这年月的火车,你不能指望速度如后世高铁那般的快速,再加上他是放学以后出门,出发的时间太晚了,第二天抵达京城,时间却已经是下午。

  费要强这几天太忙,到火车站接他的是李阿姨,当然还有彤彤与小明。

  彤彤如今已经是中学生,出落得亭亭玉立,那双好看的大眼睛,一见到丁大力,就弯成月牙儿。

  从李阿姨开始,丁大力忙着一个一个问候。而李阿姨他们娘儿仨也分外高兴,带着他离开火车站,直接到金聚德吃烤鸭。

  吃完烤鸭,稍事安顿,时间已经差不多。李阿姨就带着三个孩子,坐车到体育场去看演出。

  费要强可能要发扬风格,他给的票子,两张在前排,另外两张却在很后面。这种时候,丁大力当然也要发扬风格,就说道:“李阿姨,要不我和小明坐在后面的位子吧…”

  小明却断然拒绝了这个提议,他说:“不要…让妈妈和姐姐坐后面…”

  彤彤剜了小明一眼,没好气地说:“我坐后面,你和妈妈坐前面,这总行了吧?”

  这个提议貌似不错,李阿姨想了想,也同意。

  演出很快就开始,由于坐的位置太靠后,丁大力很难看清楚体育场zhōng yāng的演员都长什么样,只有听到声音的时候,前世的面容才会依稀浮现在眼前。

  彤彤正处于最痴通俗歌曲的年龄,演唱会听得如痴如醉,时而跟着哼两声,时而与体育场里的观众一样,站起来狂热地鼓掌与叫好。

  演出到了最后,主办方在万众呐喊声中燃放起五彩缤纷的焰火,整场演出彻底进入了高

  彤彤与所有的观众一样,站在水泥砌成的座位上,双手扩成喇叭状,一个劲儿呐喊着。在隔着一排一排人与舞台的彼岸,一条一条的金蛇扭动着婀娜的身姿飞舞到半空中“蓬”蓦地绽放出七彩的花瓣。

  在这绚丽焰火的映照之下,彤彤姣好的面容鲜滴,真让人恨不得咬上一口才甘心。

  丁大力看得怦然心动,忽然之间,他牵住彤彤的手,把她扭到了他的正面。

  “彤彤!”丁大力大声叫着女孩儿的名字。

  “干嘛?”

  沸腾的人群之中,一对少男少女的的大声嘶喊显得如此渺小。

  两两相对之下,四周霎时像是隐入了一片静谧之中,天地间仿佛只剩下他和她。

  丁大力猛地噙*住了眼前那一双娇滴的红,少女柔弱的身姿被紧紧搂在了怀里,像是要被他碎在他的心里。

  良久之后,这一对少男少女才依依不舍分开。在剧烈地息声中,丁大力忽然大声说道:“彤彤,长大了嫁给我好吗?”

  “快看!”

  彤彤忽然指着焰火台,在那里,又是一片火树银花冉冉升起,刹那间照亮了整个天空。

  “真美…”丁大力喃喃说着,似乎是在说着这美丽的夜景,又似乎在说他身边的女孩儿。

  “力力,你刚才说什么了?”

  “刚才?刚才我没说什么吧…”

  彤彤着恼地捶了他一下,嘟着嘴说道:“说了,你明明说了…”

  “哎呀,快看…”丁大力笑着捏住了她无力的粉拳,把彤彤搂在他怀里,手指着天边焰火升起的地方。

  璀璨的烟花盛开在半空中,一团一团绚烂的火焰情四,在夜空中书写出金光闪闪的六个大字:

  “让世界充爱!”

  [全书完] WWw.6MxS.COm
( ← ) 上一章   小小衙内   下一章 ( 没有了 )
重生之绝世猛重生之珠光宝不死飞车重生之刹那芳重生在激情岁重生之豪门媳平凡家庭平淡的重生生重生之云绮重生狗血剧
免费小说《小小衙内》是一本情节与文笔俱佳的完本重生小说。完结小说小小衙内TXT下载的所有章节均为作者东门的阿庆更新,与免费小说网(www.manjow.com)立场无关。更多好看的免费重生小说,请关注2分快3的“完结重生小说”专栏或全本小说排行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