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分快3

密捕首富2 第一章 照这么说他就得无罪释放
2分快3
2分快3 玄幻小说 武侠小说 仙侠小说 言情小说 都市小说 穿越小说 网游小说 军事小说 历史小说 灵异小说 科幻小说 竞技小说 重生小说 官场小说
小说推荐榜 妇科男医 我的往事 流氓老师 桃花盛开 残花败柳 乡野情狂 惹火乡村 走村媳妇 引牛入室 一品乱谭 综合其它 侦探小说 同人小说 现代文学
小说排行榜 留守村庄 加料牛奶 过年打牌 全本小说 疑似出轨 家教情事 群爱人生 梅开二柱 山中小屋 故乡的情 幽默笑话 经典名著 诗歌散文 两性小说
2分快3 > 侦探小说 > 密捕首富2  作者:唐朝 书号:20982 更新时间:2017-2-5 
( ← ) 上一章   第一章 照这么说,他就得无罪释放    ( → )
  现在我们还不能高兴得太早。第一,刚才我说的那些证据还必须要依靠郑律师通过合法的形式和途径去取证,这种证据法院才能认定;第二,光有这些证据还不能彻底证明李总与这个案子没有任何关系,毕竟李光富在口供中代说是李总同意他干的,因此,我们必须要找出直接证据证明李总没有同意让李光富干这件事,或者找出证据证明是李光富自己要干这件事的。

  “以和为贵”应该成为所有商人的人生法则。我们不仅要学会和气生财,适应与竞争对手和善相处,掌握与官员和谐共存的尺度,还要持续地与家人、朋友和睦相处。

  ——唐朝

  1

  本案发生在粤海省香江市。

  2007年5月2,23点30分左右,香江市公安局原副局长王振忠玩完麻将后,开着一辆黑色的奥迪A6回家。两名杀手开着一辆黑色“帕萨特”埋伏在九龙区东方曼哈顿小区。

  当王振忠走到19号楼前掏出钥匙刚要开门时,一名穿黑色立领猎装夹克的杀手持“五连发”猎从背后向王振忠连开两,并割断他的喉管,王振忠经120抢救无效死亡。

  “5·02”专案组在香江市市公安局刑侦支队支队长杜海鹰的带领下,迅速将犯罪嫌疑人首富李光裕、李光富、李光奋、李光勤兄弟四人分别缉拿归案。

  2008年1月14上午9点,香江市中级人民法院刑事审判庭公开审理了这起轰动全国的首富“雇凶杀人案”

  2008年2月13号,香江市中级人民法院就李光裕“雇凶杀人案”作出了初审判决: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刑法》第二百三十二条、第二百三十四条、第四十八条一款、第二十五条、第五十七条一款、第六十九条、第七十七条、第三十六条一款之规定,判决如下:

  被告人李光裕犯故意杀人罪判处死刑,剥夺政治权利终身;被告人李光富犯故意杀人罪判处死刑,剥夺政治权利终身;被告人李光奋犯故意杀人罪、故意伤害罪,故意杀人罪判处死刑,剥夺政治权利终身,故意伤害罪判处有期徒刑五年,决定执行死刑,剥夺政治权利终身;被告人李光勤犯故意杀人罪判处死刑,缓期两年执行,剥夺政治权利终身…

  2008年4月14上午9点30分,香江市中级人民法院刑事审判庭的法官对长安首富李光裕宣读了粤海省高级人民法院的刑事裁定书,驳回李光裕“雇凶杀人案”的上诉,维持香江市中级人民法院的一审判决,决定对李光裕、李光富、李光奋执行死刑,立即执行。

  在公诉人的监督下,两名法官对李光裕等3名被告验明正身。随后,李光裕、李光富、李光奋被带到了看守所的大院。李光奋见看守所大院儿四周布了大批荷实弹全副武装的武警、法警、公安,院的正当中孤零零地停着一辆粤海省高级人民法院的警车。李光裕估计,那辆警车可能就是为自己执行死刑时专门准备的车。

  法警押着李光裕正准备朝警车走去,突然香江市检察院住看守所检察室的一位处长过来让审理李光裕案件的香江市中级人民法院法官接电话。

  大约15分钟之后,法官出来之后说:“暂缓对李光裕执行死刑,先把他带回去!”

  李光裕简直不敢相信这一切是真的,他还在原地愣愣地发着呆…

  李光路家中,荣志仁正在回忆着和李光裕过去点点滴滴的时候,他的手机响了,荣志仁拿出手机一看,是个保密电话号码——

  “已经刀下留人了!李光裕的死刑被暂缓执行了!”

  荣志仁一听,马上急切地追问道:“这是不是意味着李光裕死不了了?”

  “恰恰相反;暂缓执行死刑之后仍将面临可以随时执行死刑的情况!”

  “有什么补救措施吗?”荣志仁一边擦着头上的汗一边说。

  “暂时还没有,等你回来见面谈吧!”

  “嫂子,李总的死刑被暂缓执行了!”

  萨仁高娃当时脑子一片空白,似乎没有听明白荣志仁的意思,荣志仁见萨仁高娃脸上没有表情,又说:“李总的死刑被暂缓了,今天不执行了!”

  “这是真的吗?”萨仁高娃有些不敢相信这个消息。

  一直处于高度紧张状态的萨仁高娃现在才明白过来荣志仁的意思。“消息非常准确,看守所里公安和法院的人已经撤了。”荣志仁一边说,一边示意萨仁高娃看着窗外香江市中级人民法院和香江市检察院的车呼啸而去。

  此刻萨仁高娃才相信丈夫从鬼门关里回来了,她喜极而泣。这一回泪水过脸庞时,滚烫滚烫的。近两年的时间里,她把对丈夫的思念都记录在一本本没有生命的记里,就是这没有生命的小本子,陪伴她走过一个个孤独的夜晚,承载了她无限的寄托。

  李光裕的代理律师郑易清在得到这个消息后非常吃惊,但郑易清更关心给荣志仁打电话的这个究竟是谁,他问萨仁高娃:“你知道给荣志仁打电话的这个是谁吗?”

  “我也不知道!”

  实际上萨仁高娃也很想知道这个一直暗中起着关键作用的神秘人物究竟是谁,她在记中对这个神秘人物是这样描述的:

  今天对我来说是个大喜的日子,这意味着我和儿子又能和你生活在同一个世界里了,我也很想知道荣志仁找的这个救命恩人是谁。荣志仁说,暂时还不能告诉我,他说,一旦你出来,一定会安排你我当面感谢他。我知道,有荣志仁这个好兄弟,从此我们才真正过了一段不用再担惊受怕的日子…

  2

  2008年4月15,晚上10点左右萨仁高娃回到了长安。

  第二天一大早,萨仁高娃把荣志仁和郑易清请到了家里,她急需确定下一步究竟该怎么办。

  萨仁高娃再次见到荣志仁、郑易清,非常激动,上去分别拥抱了他们。萨仁高娃非常感慨地说:“你们两个大功臣赶紧坐!咱们得核计核计下一步究竟该怎么办啊?!”

  律师郑易清显得很亢奋,他有些眉飞舞地说:“李总这回大难不死必有后福啊!我看用不了多长时间,李总就能无罪释放啦!”

  荣志仁眉头紧锁,似乎有些忧心忡忡,他站起来在地上来回踱着步说:“现在高兴还太早,暂缓执行死刑之后仍将面临随时执行死刑的情况!”

  “志仁,我看你太草木皆兵了吧!暂缓执行死刑之后,他们如果再启动执行死刑程序,也要报省高院院长重新签字;再说,他们落实李总举报的情况也需要时间,我估计不会这么快的。”

  “现在是非常时期!非常时期我们就不能按照常规思路出牌!汽车最重要的不是外表的奢华造型,也不是惊人的速度,而是制动能灵敏的刹车装置!现在李总面临的情况就像一辆行驶在盘山公路上的汽车,在刹车失灵的情况下,我们如何让它安全刹车,这才是问题的关键!现在杀与不杀的主动权还在法院手上,我们要想掌握主动权,手上就必须要有过硬的证据支持啊!法律问题最终还是要依靠法律手段来解决。”

  荣志仁的这番话顿时使现场的气氛变得沉重起来,萨仁高娃焦虑地望着荣志仁和郑易清。她说:“光裕不是捐赠了个油田吗?难道凭这个还不能免除死刑吗?”

  郑易清听萨仁高娃这么一说,他感觉茅顿开,一拍大腿站了起来,激动地说:“对呀,我们怎么把这么大个事忘了呢?根据最高人民法院《关于执行〈中华人民共和国刑事诉讼法〉若干问题的解释》的规定:下级人民法院接到执行死刑命令之后,发现有下列情形的,应该停止执行,并立即报告核准死刑的人民法院,由核准死刑的人民法院作出裁定:一、在执行前发现裁判可能有错误的;二、在执行前罪犯揭发重大犯罪事实或者有其他重大立功表现,可能需要改判的;三、罪犯正在怀孕的。李总这种巨额捐赠行为,完全属于‘在执行前罪犯有其他重大立功表现,可能需要改判的’,我可以据此向最高人民法院提出申请,请求法院免除李总的死刑。”

  萨仁高娃听郑易清说完,高兴地说:“对,就这么办!郑律师,你赶紧起草文件,咱们明天就呈报给最高法院。”

  郑易清见荣志仁并没有表态,就主动征求他的意见:“志仁,你觉得这个办法行吗?”

  荣志仁故意停顿了一下,等萨仁高娃和郑易清稍微平静了之后才说:“国资委目前只是签收了捐赠目录,并不等于接受捐赠或者说捐赠已经完成,因此目前靠捐赠来安全刹车恐怕条件还不具备。”

  萨仁高娃和郑易清听荣志仁这么说,都有些气,萨仁高娃又愁眉苦脸地望着荣志仁说:“志仁,那你说咱们究竟该怎么办呢?”

  荣志仁又习惯性地站起来在地上来回走着,他走着走着,慢慢地抬起头看着萨仁高娃和郑易清说:“就目前情况,香江中院之所以暂缓执行李总的死刑,实际上是因为李总向香江市检察院揭发了粤海省省委副书记侯善忠涉嫌犯罪,香江市检察院依据‘在执行前罪犯揭发重大犯罪事实或者有其他重大立功表现,可能需要改判的’才向香江中院提出停止执行死刑的。因此,我认为,如果我们先把这个事落实扎实了,李总目前的死刑问题才可能依法解除。”

  郑易清到底是律师出身,一听就明白了,他抢过话茬说:“志仁说的对,如果李总揭发侯书记的犯罪行为最终促使侯善忠被判处无期徒刑以上的都属于法定的‘重大立功表现’,都可以免除死刑。”

  萨仁高娃一听“无期徒刑以上才属于法定重大立功表现”她面地说:“咱们既不是检察院反贪局,又不是中纪委,咱们无权调查,我担心证据方面恐怕不好落实!”

  荣志仁这会儿反而越来越镇静了,他说,2008年4月13下午,李总的大姨陈美雅会见他的时候,李总说了一个重要的情况:

  我被香江市中级人民法院判处死刑后不久,粤海省一位手眼通天的神秘人物把我从看守所里提了出来,他请我吃了顿饭。他说:“我已盯你三四年了,这回终于从你大哥身上找到了突破口,你给我一千万我就放了你。”

  我说:“别说一千万,三千万也行!”他冷笑了一下又说:“别说三千万,就是八千万,我现在也不敢拿了,我今天收你的钱,明天你出去了,我的弟兄包括我的命全没了!所以你必须得死!必须死!只有你死了我才能平安!”

  荣志仁说:“陈美雅当时还专门问李总,你说的这个‘手眼通天的神秘人物’到底是谁?李总说是粤海省省委副书记侯善忠!侯善忠书记很有可能一直在暗中利用关系网破坏李光裕案件的正常审讯,如果今后他继续干扰正常的审讯工作的话,等待李总的只有死路一条!”

  郑易清说:“我同意志仁的看法!”

  萨仁高娃急迫地说:“我们不能就这么让光裕死了啊!我们该咋办呀?!”

  荣志仁说:“第一,让萨仁高娃把侯书记和李光裕借一亿元,暗中帮助其侄子持股一家公司,通过上市获得巨额利润,对方企图通过这个案件将李光裕判处死刑而达到借钱不还的目的,以及李光裕母亲下葬时,侯书记让数名持的黑社会保卫李光裕的照片和文字材料都整理出来,立即上报国务院、中纪委和最高法院;第二,郑律师明天立刻飞香江市会见李总,重点落实侯书记借钱的证据,以及借钱不还的证据;另外,还要重点询问他是否掌握侯书记受贿的直接证据?”

  郑易清点了点头,表示赞同荣志仁的说法,他说:“是啊,如果能够落实了侯书记这几件事的犯罪证据,我们就能扳倒他,如果能扳倒他,这个案件就能排除干扰,李总的案件就能得到公正的审理。”

  萨仁高娃说:“扳倒侯书记最快,最有效的办法是什么?”

  郑易清说:“受贿罪!”

  “受贿罪能判处无期徒刑吗?”萨仁高娃还是不太懂法,只有李光裕揭发侯书记受贿的具体事实,并且得到落实,侯书记最终被判处无期徒刑以上,李光裕的检举揭发行为才能够得上法定重大立功表现,才能达到改判的目的。如果不是李光裕检举揭发的,即使侯书记最终被判处死刑,也和李光裕无关。

  荣志仁一听“受贿罪”、“无期徒刑”他心想,即便不是李光裕检举揭发行的,只要是落实了侯书记收受巨额贿赂的直接证据,就能扳倒他,也就排除了干扰李光裕案件正常审判的不利因素。

  荣志仁说:“因为受贿罪被判处无期徒刑的官员太多了:2008年2月5,原山东省省委常委、省委副书记兼青岛市委书记杜世成一审被福建省厦门市中级人民法院以受贿罪判处其无期徒刑,剥夺政治权利终身,没收个人全部财产;2007年12月27,原安徽省副省长何闽旭一审被山东省临沂市中级法院以受贿罪判处死刑,缓期两年执行,没收个人全部财产;2007年7月10,原浙江省交通厅厅长赵詹奇一审被浙江省湖州市中级法院以受贿罪判处无期徒刑,剥夺政治权利终身…”

  郑易清说:“问题是咱们现在没有侯书记受贿的直接证据呀!”

  “这个问题你们不用担心,”荣志仁有成竹地说:“调查官员受贿的关键是寻找到受贿所得的资金及其去向,我明天和巴特儿再去一趟香江市,由我们两个负责落实这个证据。”

  3

  萨仁高娃听荣志仁这么说,心里感到踏实了许多。她刚想说话,律师郑易清说:“志仁,我刚想起一个重要情况,你看有没有用。”

  “什么重要情况?”荣志仁知道,郑易清是个大律师,他说的情况一定和法律有关。

  郑易清清了清嗓子,然后说:“前几天我和李光奋的代理律师、鹏程万里律师事务所主任刘希录在一个饭局上碰到,他和我说:李光奋在最早的口供中代‘我以前在九龙分局北关派出所给指导员刘新生开车,当时派出所搬家,我趁就偷了一把,还有五发子弹。拿回家后,当天就丢了三发,只有里的两发没丢,后来一直藏在家里,我搬到我哥家住后,藏在外屋的暖气片里了,打王振忠我就用的这把。’后来又改口说是从黑老大简竹星的马仔许建强那里借的。为此我还专门在会见中给他做了一次笔录,李光奋代说,那把实际上是派出所搬家时,指导员刘新生给他的,之所以后来改口,是刘新生和曲成刚提审他时,刘新生私下让他改口这么说的。”

  郑易清说:“刘新生现在是香江市公安局刑侦支队副支队长,又是这个案子的主要负责人,李光奋不得不按照刘新生的意思改了口供。我们是不是可以利用这个问题做一下文章?”

  荣志仁思考了一下说:“这个问题不会对这个案件产生实质上的影响,再说,由于时间过去太久了,已经过了法律追诉时效了。咱们应该再仔细琢磨琢磨,看看还有没有其他办法。”

  萨仁高娃想了想说:“还有一个重要情况,刘新生已经给光裕的表妹王文绢办了取保候审手续,王文绢丈夫也按照刘新生的要求给了他10万元,钱刘新生已经收了,而且按照你的要求,整个给钱的过程都悄悄地录了像,我们已经有足够的证据证明刘新生涉嫌犯罪。你看咱们该怎么办?”

  荣志仁说:“太好了!这个录像的原件在哪儿?”

  萨仁高娃说:“在王文绢家里。”

  “这回李光裕彻底有救了!”荣志仁显得很高兴,他说:“萨仁高娃,你明天和郑律师一起飞香江,你把这份录像立刻复制5份,我们三个人一人保存一份,让王文绢保存一份,把剩下的一份给郑律师。”

  郑易清显然没有明白荣志仁的意思,他说:“拿这份录像干什么呢?”

  荣志仁一招手,让示意郑易清过来。郑易清快步走过来之后,荣志仁悄悄地在郑易清的耳边说:“你就这么、这么、这么办…”

  郑易清听荣志仁说完后,眉飞舞地拍着手说:“高!太高了!这回李总肯定死不了了。”

  萨仁高娃不知道他们在说什么,着急地说:“你们说啥呢?还瞒着我?”

  荣志仁故玄虚地说:“天机不可!等事情办好了再让你知道。”

  萨仁高娃一看这情况就知道荣志仁肯定又有什么高招了,她高兴地说:“我得好好请请你们这两个大功臣!说,中午想吃什么?”

  荣志仁笑了笑说:“我要是说出下面这个办法,恐怕你要天天请我吃饭了!”

  萨仁高娃不解地问:“究竟什么事啊,需要我天天请你吃饭?”

  荣志仁非常自信地说:“如果我这次让法院以‘事实不清,证据不足’改判李总无罪,你说你该不该天天请我吃饭啊?”

  萨仁高娃和郑易清听荣志仁这么一说,当时都惊呆了,萨仁高娃见荣志仁不是开玩笑,她说:“志仁,如果你能让李总无罪释放,我把围美集团50%的资产给你都行!”

  荣志仁笑着说:“我可从来没有搞过‘三光’政策,你只要在关键的时候能帮我个忙,咱们这件事就算成了!”

  “从现在开始,我什么事儿都听你的!”萨仁高娃说:“那你也得告诉我们究竟怎么办啊?”

  郑易清也随口附和着说:“对呀!你总该说说怎么办呀,要不我们得急死!”

  荣志仁说:“这个案子既然定为‘雇凶杀人案’,只要我们落实了其中两个最关键的证据,这个案件的质就完全变了!”

  郑易清一看荣志仁的表情就知道他已经早想好了,于是迫不及待地追问道:“哪两个证据?”

  荣志仁说:“我不知道你们注意了没有,法院和检察院认定李光裕雇凶的唯一证据是专案组讯问李光裕时,李光裕自己代的‘我要去美国的时候让他帮着我换点美元,就让他从我父亲的账户上提出了一些钱。另外,他女儿出国留学的时候我也让他提出了一些钱,具体他是用的哪笔钱,我也不清楚!’”说到这儿,荣志仁表情严肃地说:“据我所知,李总所代的‘我要去美国的时候让他帮着我换点美元’是指参加‘全球投资人峰会’,人家邀请他参加会议,一定有邀请函,既然李总是因公出差,那么这笔钱一定是从公司的账号中提出来的,什么时候提的,谁给提的,一定都能够找到相关证据或者证人证明;我问过围美集团的财务总监王国梁,王国梁说,李总最后没有去参加会议,也就没有报销凭证,他还说李总告诉他钱让李光富去换美元去了,让他直接和李光富要钱;王国梁和李光富要钱,李光富说钱存在他个人工商行存折上了,等他取出来就还给公司;我托银行的朋友帮我查了李光富的存款期,和王国梁给李总钱的期是同一天,这一系列关联证据说明李总从公司提出的那笔钱是要用于去美国参加一个会议,李总之所以给李光富那笔钱是让他帮着去换美元,并不是让他去雇李光勤、李光奋杀人!”

  郑易清一听,他可清楚这个证据的质所能起到的作用是什么,他继续追问到:“还有其他的证据吗?”

  “围美集团的财务总监王国梁和另外两名会计和出纳都能证明,以前李总去国外开会也都是先从公司提出钱来,然后由李光富帮着去换成美元;另外,李总的以前的司机韩琛也证实,李光富往银行存钱那天没开车,是韩琛开车送他去的银行。韩琛问他干什么去,李光富说李总让换美元,让他一起跟着把钱先存了。”

  “至于李光富女儿出国留学的那笔钱,是李总让李光富从他个人股票账户提出来的。李光富将这笔钱直接存在工商银行存折上了。而且,李光富给中介公司的费用、学费的费用、给女儿的生活费等等都有直接证据可查,也就是说,李总给李光富的这笔钱也没有用于雇李光勤、李光奋杀人!”

  萨仁高娃听着听着激动的再也无法控制了,她兴奋地说:“要是照这么说,他们就得无罪释放光裕了?!”

  荣志仁说:“现在我们还不能高兴得太早。第一,刚才我说的那些证据还必须要依靠郑律师通过合法的形式和途径去取证,这种证据法院才能认定;第二,光有这些证据还不能彻底证明李总与这个案子没有任何关系,毕竟李光富在口供中代说是李总同意他干的,因此,我们必须要找出直接证据证明李总没有同意让李光富干这件事,或者找出证据证明是李光富自己要干这件事的。”

  郑易清说:“志仁,这个证据可不好找啊!当初我们也想过,可是就是无法落实这个证据啊。”

  萨仁高娃听郑易清这么一说,心一下凉了大半儿,她也知道这件事的难度,这简直就是一件不可能完成的任务。她安慰着荣志仁:“志仁,我知道你尽力了,第一步只要光裕不死,我就非常感激了,剩下的事情就走一步说一步吧,反正我是都听你的。”

  “我也都听你的!”郑易清说:“志仁,现在咱们啥也不说啦,我知道你的智慧,你也别客气,你需要我们干啥你就说,我是全听你的。”

  4

  荣志仁听萨仁高娃和郑易清这么表态,他知道他们内心的希望和斗志又被他点燃了。他决定把目前所面临的实际困难如实告诉他们。

  荣志仁表情严肃地看着萨仁高娃和郑易清,他心事重重地说:“我估计这个案子就算我们把刚才我说的那几个证据找齐了,法院也未必采信;如果法院不采信,那还是等于零。”

  郑易清作为律师当然清楚这个道理,他说:“是啊,如何说服法院采信,谁去说服法院?这也是个大问题!”

  萨仁高娃看着荣志仁说:“志仁,大家都说你的脑子是‘轻轻一点触,创意闪电出!’反正我们和郑律师知道你有的是办法,你就别卖关子啦,你就直接说咱们该咋办得了,省得我们着急!”

  荣志仁笑了笑说:“嘿!你倒是省心啊,你怎么知道我有办法啊?”

  萨仁高娃也笑了,她说:“你每次是先抛出一个很大的难题,看起来谁也没有解决的办法,尤其是我们俩谁也没有解决的办法,就在大家认为已经走投无路的时候,你往往是轻轻地一招就化解了。志仁,我说的对不对?”

  “是啊,我怎么就没想到呢?”经萨仁高娃这么一提醒,郑易清也醒悟过来了,他也笑着说:“志仁,你就别给我们俩什么脑筋急转弯了!我们俩可没你那脑子,你就痛痛快快地说了吧。”

  荣志仁这回没有玩深沉,他神秘地说:“法院虽然表面看起来很牛!可这个世界上是一物降一物!法院牛不假,但是,法院的院长和法官的人事任免权可是香江市市委说了算,也就是说,他们都得听香江市市委书记王文超的。如果王文超书记拿着我们说的那些证据和香江市中级人民法院院长理论一下,那效果就截然不同!那也就是我们需要的公平、公正、公开!”

  郑易清觉得荣志仁说得非常有道理,他接着说:“可问题是我们如何说服王文超书记替我们说话呀?”

  萨仁高娃也觉得这是个问题,她也无奈地说:“问题是咱们三个谁也和王文超书记说不上话啊!”荣志仁又习惯性地站起来在地上来回走着,他边走边说:“王文超书记不仅是香江市市委书记,而且马上就要出任粤海省省委常委、省委宣传部部长,现在省委书记的配备是一正两副,除了省委张金山书记,袁鸿忠省长兼省委副书记之外,另外一名专职省委副书记就是侯善忠;侯善忠是分管全省干部的省委副书记,全省的干部谁敢不买他的账?更重要的是,各省的专职省委副书记还兼任省委校校长,因此说,专职省委副书记是省委常委里的实权派;王文超书记是省委张书记一手提拔起来的干部,袁鸿忠省长担任香江市市委书记的时候,王文超同志担任香江市市长,他们之间的关系非常不错,袁鸿忠出任省长的时候向省委推荐了王文超同志担任香江市市委书记,也就是说,如果侯善忠倒台了,无论省委张金山书记,还是袁鸿忠省长都会希望王文超同志担任粤海省的省委副书记;我们换个方式说,侯书记倒台的最大受益者将是王文超,因此,我们必须要把李总举报侯书记的材料和下一步我们搜集到的证据通过‘绿色通道’呈报给王文超书记,只有这样,侯善忠才有可能倒台。”

  荣志仁喝了几口水继续说:“如果侯书记是因为李总的举报倒台的,首先我们从舆论上就达到了侯书记是因为不想还李总一亿元借款,才故意将李总置于死地;如果到时候我们在把前面我说的那几个关联证据找到,法院以‘事实不清,证据不足’判李总无罪的把握就更大了。”

  萨仁高娃和郑易清听荣志仁说完后,异口同声地说:“问题是现在咱们三个谁也和王文超书记说不上话啊!”荣志仁笑了笑,然后问萨仁高娃:“现在围美集团能够调动的资金大概能有多少?”

  萨仁高娃不知道荣志仁这话的意思,她说:“准确的数字我不清楚,我得问问财务。”

  萨仁高娃给围美集团财务总监王国梁去了个电话:“国梁,集团现在能够调动的资金能有多少?”

  “不算马上要还银行的贷款和需要按期支付的业务支出,大概有两亿7000多万;您要是有急用提前和我说,我好给您准备。”

  “好啦,我知道了。需要用的时候我通知你。”

  “大概有两亿7000多万吧!”萨仁高娃知道,荣志仁要说用钱,那一定是非用不可了。

  荣志仁说:“现在有一件王文超书记和李英杰市长非常棘手的事:曾经占香江市财政收入35%的香药集团已经资不抵债,四家债权银行已经向香江市中级人民法院提出申请香药集团破产。5000多名即将失业的工人已经多次围困市委和市政府,听说最近还要到省委、省政府去上告,工人们声称,如果省里解决不了,他们就去北京找中央解决…”

  郑易清说:“可这事儿咱们也帮不上忙啊?”

  “是啊,工人们要闹事,咱们能有啥办法?”萨仁高娃觉得香江市市委、市政府都解决不了,自己更不可能解决。

  荣志仁说:“其实这个问题很好办。工人们闹事说白了就是为了生活,如果有人出面向香江市市委、市政府提出重组香药集团,确保工厂恢复生产,保证工人按时开工,承担债权债务,你们说王文超书记和李英杰市长感不感兴趣啊?”

  郑易清说:“问题是咱们去哪儿给他找重组的人呢?”

  萨仁高娃说:“志仁,你不会让我出面重组香药集团吧?我可不想和粤海人打交道了!”

  荣志仁说:“我知道你是不想和香江人打交道!如果我提出你借给我一笔钱,由我在长安成立一家投资公司,然后以这家公司出面重组香药集团,你会不会支持我?”

  “志仁,只要你想干的事,我肯定会支持你。问题是你也没有管理过药厂,你有把握吗?”萨仁高娃之所以这么说,其实是不希望荣志仁分散精力去干别的事。

  “我也不同意,你去当大老板了,让我们两个在前面死扛着,你忍心吗?”郑易清一听荣志仁要出面重组香药集团,担心自己和萨仁高娃恐怕控制不了局面。

  荣志仁站起来边走边说:“现在由我出面向香江市市委、市政府提出重组香药集团,客观上等于救了王文超书记和李英杰市长,在下面的几轮谈判中,我相信依照我的公关能力,起码能做到和他们成为关系密切的朋友;如果我们的谈判人员向市里提出担心市里职能部门欺生不好开展工作,最后的解决办法很可能就是市里提出让我成为香江市人大代表,这样别人就不敢刁难我了;我成为人大代表之后,不但能够经常在人代会上和王文超书记、李英杰市长正常接触,另外,人大代表还可以监督香江市公、检、法的工作,如果人大代表认为有不公正的事,还可能向市人大常委会拿出提案报告,相关部门必须就人大代表提出的问题给予答复,如果人大代表不满意,有关部门还要继续就人大代表提出的问题给予解决。”

  郑易清一听,立刻就有感觉了,他说:“这样我提的那些证据如果由人大代表递交给法院,那分量可就不一样了!他们可真得认真对待了。”

  萨仁高娃也觉得这是个好办法,她说:“志仁,我双手赞成你当香江市人大代表。”

  郑易清站起来笑着说:“我也赞成志仁当香江市人大代表!”

  萨仁高娃说:“就是不知道这个项目能不能做?”

  荣志仁说:“我通过香江中院的朋友要了香药集团的很多资料,我仔细研究发现,香药集团其实并不是资不抵债,而是现金断了,销售渠道有大批外欠款收不回来,这样到期的银行贷款就还不上,刚开始他们是拆东墙补西墙,最后香江和粤海的所有银行都不给香药集团贷款了,四家主要的债权银行这才向香江市中级人民法院提出申请香药集团破产。”

  萨仁高娃说:“志仁,如果我借钱给你,你打算怎么做?”

  荣志仁说:“香药集团走到今天这种地步,最大的问题货款不能够按照合同约定的时间和数额执行,导致销售渠道拖、占、挪、欠货款情况越来越严重,香药集团因为动资金枯竭而无法正常归还银行的贷款,最后债权银行只能向法院申请香药集团破产;我从香药集团的债权关系中发现,外欠香药集团的3亿7000万元货款中,长安长青医药有限公司、东方海外医药有限责任公司两家就欠香药集团2亿5000万元,我准备先用8000万元收购长安长青医药有限公司51%的股权,再用6000万元收购东方海外医药有限责任公司51%的股权,然后向香江市市委、市政府提出重组香药集团;由于我收购了长青医药有限公司和东方海外医药有限责任公司,这样我手里就有了几乎覆盖全国所有医药销售渠道的网络,这就是我让香药集团起死回生的一张王牌;香药集团欠债权银行的贷款,我准备先提出债权银行免除贷款中的利息,本金先转换成香药集团股份,一年后再由香药集团按同等价格收购回债权银行在香药集团的股份,这样债权银行就不会血本无归了;外欠香药集团的3亿7000万元货款基本上已经属于死账、呆账,如果我提出8000万元购买香药集团的3亿7000万元货款,如不发生意外市里应该会同意,这样由于我成了长安长青医药有限公司和东方海外医药有限责任公司的大股东,这两家公司欠香药集团2亿5000万元的货款就等于欠我的,我完全可以运用第一大股东控制财务的先决条件,让这两家公司顺利的归还我2亿5000万元,这样我完全能够让香药集团起死回生。”

  萨仁高娃越听越觉得这个策略很完美,她说:“志仁,我坚决支持你收购香药集团,你总共需要多少钱?”

  “我需要1亿8000万元!这笔钱借期18个月,我用我在香药集团的股份做抵押,18个月后我如数归还,另外我个人赠送5%香药集团的股份作为围美集团的利润;我算过,如果香药集团顺利上市的话,这5%的股份最少价值1亿5000万元。”荣志仁说。

  萨仁高娃笑着说:“志仁,我们之间的关系用不着你抵押,全当我支持你!”

  荣志仁说:“我们感情归感情,生意归生意,亲兄弟还要明算账呢,这样我干起来踏实。”

  “好好好,反正我都听你的。”萨仁高娃用欣赏的眼光看着荣志仁。

  郑易清这时刚找到感觉,他急忙说:“志仁,你完成这么多收购离不开律师,我可等着当香药集团法律顾问呢!”

  荣志仁笑了笑说:“那我可要看你的价格公道不公道?”

  郑易清听荣志仁这么说,当时就急了,他站起来说:“这还没当首富呢,怎么立刻就把我忘到脑后了?”

  “哈!哈!哈!”萨仁高娃笑得差点从沙发上出溜到地上。

  大家闹够了,萨仁高娃说:“今天我们什么也不干了,一会儿我请你们两个好好蒸个桑拿,然后咱们再好好找个地方给志仁祝贺一下!”

  “对!对!对!我赞成,应该给志仁好好祝贺一下!”郑易清没想到今天还给律师事务所拉了一个常年大客户,心情非常好。

  萨仁高娃的心情也不错,她对荣志仁说:“志仁,以前你是光裕的兄弟,所以你叫我嫂子,从今天开始,你是我的弟弟,以后你改口叫光裕姐夫,以后谁欺负了姐,姐就找你!”

  “行啊!我今天不但谈成一个投资,还白捡了一个姐姐,我这是双喜临门啊!”萨仁高娃说:“你还没叫姐呢?你要是叫了姐,姐今天让你三喜临门!”

  “对呀,得叫姐!”郑易清在一边起哄。

  荣志仁望着萨仁高娃,笑了笑,然后冲着萨仁高娃叫“姐!”

  “哎!”萨仁高娃说:“志仁,你开光裕的那辆奔驰S320就算姐送你的礼物,今后那辆车就归你了。”

  “嘿!早知道叫一声‘姐’就送一辆奔驰,那我也叫你姐了。”郑易清边起哄边拉起荣志仁往外走。

  荣志仁乐呵呵地说:“别贫了,一会儿我们得好好商量一下去香江的行动步骤。”

  萨仁高娃附和着说:“对,现在我们还不能放松警惕,俗话说‘一招不慎,盘皆输!’”

  2008年4月14,李光裕被暂缓执行死刑后,秦子墨气得在家里大哭了一场。第二天,她一个人悄悄地从家里出来,她到了香江市长途汽车站,她乘人不注意“嗖”的上了通往江州市的大巴。

  秦子墨来到江州市,她找了一个僻静的公用电话,她给已经逃往美国的王国忠去了个电话:“阿国,李光裕没死!被暂缓执行死刑了。”

  王国忠一听李光裕没死,他就像被电击了一下,他暴跳如雷地吼道:“不行!他必须死!必须的!你别着急,我立刻动身回去!”

  秦子墨一听王国忠要回来,她立刻后悔了,她哭着说:“我费了那么大的劲才把你出去,你回来那不是自投罗网吗?我还是找他想想办法吧?”

  “什么?你还要找那个老东西想办法?你还不知道那个老鬼想干什么?不行!我坚决不同意!” WwW.6mXs.coM
( ← ) 上一章   密捕首富2    ( → )
镜殇嬗变冒险史系列(新探案(福尔归来记(福尔最后致意恐怖谷巴斯克维尔的失去的世界四签名
免费小说《密捕首富2》是一本情节与文笔俱佳的完本侦探小说。完结小说密捕首富2TXT下载的所有章节均为作者唐朝更新,与免费小说网(www.manjow.com)立场无关。更多好看的免费侦探小说,请关注2分快3的“完结侦探小说”专栏或全本小说排行榜。